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起来她还很高兴自己不是芙娘转世,至少她不用再怀疑自己是否曾在前世背弃过他。

当然,她不会告诉他自己从李鹏那儿听来的事,一来是已无法再找李鹏对质,二来是希望保留他心中那份恋情的美好。

“于宸,如果她希望你娶她,你就娶吧!”她劝着。

“你想都别想把我扔给别的女人!”胡于宸狠声道,很是气恼。

他已经够心烦了,她干么也来凑一脚劝他做违背心意的事?

“我不是要把你让给别人,我没有那么善良,可以把自己心爱的男人随便送给别人而无怨无悔。”她叹气,“如果不是郭小姐时间不多,我不可能这样提议。爱情从来就不是可以讨价还价或让予的东西,若有必要,我同样会为守护我们的感情而努力,只是郭小姐已经剩没多少日子了,若能用几个月换得你后半辈子的心灵平静,这肯定是不会赔本的生意,我怎么看都觉得该做一做。”

她的话神奇的令胡于宸焦躁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他知道,无论往后遇到任何难关,她都会在他身边,陪他一起度过。

“那你呢?”他执起她的手,轻抚着那枚自己送她的钻戒。

当将这枚钻戒套在她手上时,他这辈子就只想和她在一起了。

她抿唇一笑,“你只是答应娶郭小姐,完成她的心愿,又不是要和我分手,你希望我在啦,我就在哪。”

她都这么说了,他似乎也没什么好为难,可无论是理智或情感,胡于宸都仍有些排斥。

许久,他叹了口气。“让我再想想,好吗?”

后来,胡于宸做了个折衷的妥协。

他答应给郭晓叶一个婚礼,但也就仅是一个婚礼而已。

如今结婚制度改成登记婚,光有公开仪式已无法成立真正婚姻关系。

他愿意在郭晓叶生前留给她一个美好的回忆,却不愿在身份证配偶栏上填上李容芸以外的名字。

郭晓叶恶化得很快,癌细胞已扩散至企身,任何的治疗手段只是使她更虚弱,因此后来医生什么都不做了,只用各种方式试图缓和她的疼痛。

婚礼当天,她已虚弱得站不起来,仅能吊着点滴,坐在轮椅上。

“听说是你劝平哥娶我的?”郭晓叶看着那蹲在身前,认真替自己整理婚纱的女人,感觉很复杂。

她真的很讨厌这个突然跑出来,破坏了她和平哥感情的冒牌货!可另一方面她也清楚,若不是李容芸,只怕根本没有这抽礼。

胡于宸从来就不介意让她知道,若非李容芸授意并积极参与,根本不会有这抽礼。

“我只是要他做出不会让自己遗憾的事。”李容芸很平静的道。

她不是什么伟大的女人,劝于宸娶郭晓叶也并非因为同情,而是希望男友别因拒绝前世的爱人而抱憾终生。

胡于宸对于这抽礼的态度非常敷衍,很多事反而是李容芸张罗的,还好先前她就因筹备自己的婚礼而有不少经验,再加上这次一切从简,办起来轻松很多。

“少假好心了,要不是你的出现,我和平哥会很幸福的。”她嫉妒李容芸,拥有健康的身体,又得到胡于宸今生的爱情。

“你真的这么确定吗?在我出现之前,你们已相处好了几年,从未迸出什么火花,我想你将于宸今世没爱上你的错归咎于我,并不公平。”李容芸就事论事,不带一丝火气。

郭晓叶眼中闪过气恼,“哼,他口口声声说多爱芙娘呢,却连我都没认出来,根本也只是随口讲讲。”

“我想于宸过去对你的爱是无庸键疑的,倒是你呢?”李容芸觑向她,“芙娘真的是被逼着嫁给六王爷,还是自愿嫁过去的?她是因不甘受辱而自杀死,还是因为争宠被王妃杀了?”

本不想提起这些的,但她实在不愿听这女人质疑于宸对芙娘的感情。

“你、你怎么会知道?”郭晓叶浑身一震,脸色大变。

“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李容芸淡淡的道:“我不过是听了六王爷单方面说词……喔,忘了告诉你,他此生转世成我父亲,又利用催眠的手法恢复前世记忆,至于他说的那些是真是假,我没兴趣探究,也不打算告诉于宸。”

“那你为什么不跟平哥说?”她完全可以想见,压根不想娶自己的胡于宸,若是听到这消息,肯定会二话不说立刻取消婚礼,说不定还会从此对“芙娘”不闻不问。

“我说过了,于宸曾经很爱芙娘,我不想破坏芙娘在他心中的形象。”李容芸耸耸肩。

怎么会……情人眼里不是应该容不下一粒沙的吗?郭晓叶迷惑了。

想不透。李容芸怎么能这样爱着并包容胡于宸,为了他的快乐、为了让他没有遗憾,竟能做到这种地步。

相形之下,她任性的要求他放弃论及婚嫁的女友改娶自己,是不是太过自私了?

“当然。我其实也没有那么了不起,只是因为我明白于宸是真的爱我,那些事说或不说,都改变不了什么。”说了,于宸未必会因此更爱她,不说,他也不会因此少爱她一点,那又何必多讲什么?

郭晓叶默默咀嚼着她的话,过了好一会儿,忽道:“你知道当初平哥为什么喜欢我吗?”

李容芸摇摇头,不晓得也没兴趣知道。

然而对方却迳自说道:“他曾说过,我长得很像他一个故人,一个让他非常心疼的女孩,他常遗憾自己没能帮得了她,挽救她的生命。”

“喔?”李容芸听到这个消息,也只是微微讶异了下,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但郭晓叶却不死心,“你说,平哥会不会是因为移情作用,所以对于我的死才特别歉疚?当年他执意不肯喝下孟婆汤只为寻得我,是不是为了圆那份遗憾?”

“或许吧,谁知道呢?”李容芸笑了下,但谁都看得出那个笑容很敷衍,很显然她根本不在乎那件事。

郭晓叶咬咬唇,被她这样不软不硬的应对弄得没法再说下说去了。

其实她真正想暗示的是,李容芸会不会就是她过去曾在燕平口中听到的那位“故人”转世?

但李容芸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她对前世的事半点兴趣也无。

其实也不需要知道了,就算没有前世记忆,她与胡于宸依然相恋,并且深爱着彼此。

第10章(2)

“走吧,该去婚礼会场了。”替她打点好一切后,李容芸站起身,请看护替她推轮椅。

当轮椅被推进教堂中时,郭晓叶瞧着站在红毯另一头,那一脸沉郁的男人。

这就是她想要的吗?她茫然了。

明知他爱的是李容芸,她却妄想介入他们的感情,逼他娶自己,这么做她真的就会快乐了吗?

况且事实上,她的任性之举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的感情!

当轮椅终于停下,她望着眼前这无论前世或今生,都曾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开口道:“我不要嫁给你了。”

对,她是爱过他的,无论是前世或今生,只是前世的她被权势冲昏了头,而今生又因太过胆怯心虚,错失良机。

“什么?你……不嫁了?”被女友硬劝着来参与这像办家家酒似的婚礼,而内心百般不情愿的胡于宸,在听到她的话后,不禁怔忡。

“是啊,我不嫁了。”她勉强挺起疼痛的身子,摆出倨傲的面孔,“我在你身边待了四年多,你都没认出我就是芙娘,可见你根本就不够爱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嫁给你?”

“晓、晓叶……”他怎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