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卵巢癌并不是容易早期发现的癌症,当肿瘤慢慢长大,引起的不适也常被误以为是肠胃系统毛病,郭晓叶这阵子又因为心上人即将娶别的女人而情绪低落,直到前几天腹部突然剧痛被送进医院,才晓得自己得了癌症,而且还是末期。

虽先前便已知自己得了癌症,然而在听闻医生详细的说明时,她的脸色仍苍白如纸。

医生几乎是立刻办住院手续,即使她已表明不想接受治疗,然而依她目前的状况随时都可能出事,绝对不适合继续待在外头。

“我想你们应该需要独处。”将郭晓叶安顿好后,李容芸轻轻挣开男友的手,“好好谈,我先去别的地方走走。”

“不!”胡于宸用力将她的手抓回来,她这阵子的表现太过平淡,令他内心有种莫名的恐慌。“你留下就好,我没什么打算瞒你的。”

然而李容芸只是笑了笑,看穿他的不安,她柔声道:“别担心,我不会一声不响的离开,我人就待在医院附近,你若想找我,随时打手机给我。”

她的保证让他稍稍心安了些,这才放手让她离去。

只是当胡于宸回过头,面对那真正的前世恋人时,心中却增添了几分沉重。

她是芙娘,可他对她从来就毫无感觉,就算现在知道了她的身份亦然。

他,没办法爱她。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直到郭晓叶主动开启了话题——

“我是大约在六年前,开始梦到前世的事。原本只是零碎的梦境,但不知为何那个梦却越来越清晰,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将前世的事全部都想起来了。”

胡于宸默默算了一下,“所以你在进公司之前便什么都想起来了?”

“其实我是为了你才进公司的。”她幽怨的望着他,“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是燕平。”

胡于宸觉得头很痛,百般不解。

为什么她可以轻易认出他,而他与她相处了四年多仍一无所知,最后竟还将李容芸误以为是芙娘?

“平哥,你也记得那一世的事,对吧?不然你不会让我说这么多。”郭晓叶的语气中有着期盼,“其实我在讲出梦境内容时,已做好被你当疯子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你居然立刻就接受了。”

那瞬间胡于宸竞突然有些迟疑,并有种想否认自己仍拥有前世记忆的冲动,像是只要他否认了,就可以不必再为前世的执念负责。

当然他最终并未那样做,与芙娘未了的情爱纠缠了他好几世,不管他最后的抉择是什么,都该做个了断。

于是他承认,“我确实记得那一世的事,而我之所以和容芸在一起,也是因为以为她是芙娘。”

郭晓叶怔怔凝望着他,“所以我当初应该尽早告诉你的,这样我们就不用绕那么大一圈了。”

他扯了扯唇角,“很多事,一旦发生便没法重来的。”

即便知道她就是芙娘,他还是很难想像自己在今生重新爱上她。

过去他们朝夕相处了四年,不是没有机会发展恋情,然而他却始终不曾对她有过那份心思,即便现在知道她是芙娘亦然。

那令他执着了三世的爱恋,此刻似乎已好遥远。

“但你爱上李容芸,不就是因为以为她是我的关系吗?如今我站在你面前,告诉了你我的身份,为何你仍心系着她?”她不甘的咬唇,“还是,你只是因为责任,不愿背弃她?”

“不。”他否认,“或许我一开始确实以为容芸是芙娘,而想和她在一起,但越和她相处,我越是欣赏她,无论是她的坚强、她的聪慧、还是她的脆弱……”她对我而言,不仅仅是责任而已,我爱她。“

他爱芙娘,也爱李容芸,原先因认为她们是同一个人,从不曾对此有过任何疑惑,但当他必须在芙娘和容芸之中择一,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考虑,心便已有了决定。

今天这个自称是芙娘的女人站在他面前,他对她的身份也没有丝毫怀疑,可他仍无法对她产生心动的感觉。

“若真要说责任,我想,如今芙娘对我而言,才是一份无法卸下的责任吧!”

胡于宸终于正眼望向她,“芙娘,你曾是我爱过的女人,我愿意请到全世界最好最顶尖的医生、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即便散尽家财,只要能让你恢复健康,都没有什么好不舍的。但我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样了,上天并不是没有给我们机会,此生我们尽管相遇在先,却终究有缘无份,如今我已有容芸,只能辜负你了。”

“你这样对我不公平,你选择了她,那我这五年来的爱恋算什么?”郭晓叶愤愤地质问,“我爱你爱得比她久啊!”

“若要比谁爱谁久,你认为你比得上我吗?”他的语气中有着无奈,却并不后悔,“我为了芙娘连着三次转世都不愿喝下孟婆汤,带着找寻她的执念来到今生,但爱情本没有道理,不是谁爱得多、爱得长,就能得到最后胜利。”

“所以……就算你知道我是芙娘,是你爱了那么久的女人,也不愿为了我离开李容芸?”

“芙娘,除了要求我爱你,或是伤害容芸,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即便我要的是你所有财产?”郭晓叶眯起眼。

胡于宸淡然的道:“这些财富,本来就是我为了寻找芙娘而赚的,你若想要,给你又何妨?”

“只有钱,没有爱,又有什么用?”她笑得惨然,“我已错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了。”

他不懂她话里的意思,但也无意深究,只是略蹙了眉,“你开口吧,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尽力为你做到。”

“什么要求都可以?那我要你娶我也行吗?”

“我说过,我不能为你伤害容芸……”

“我都快死了,就算你把全世界都捧到我面前送我,又如何?你说我是你的责任,然而你何时为我尽过什么力了?”郭晓叶打断他的话,“你就算娶我也没几个月便能解脱,之后便可以重新娶回你这生爱的李容芸,难道连我此生最后的心愿,你都不肯为我办到,要我抱着遗慨而死吗?”

胡于宸望着她,神情为难。

第10章

“你们谈完了?”当胡于宸走出病房,便见到李容芸站在外头。

于是他明白了她刚其实哪儿也没去,只是怕若说自己就在门口等,会让他有压力,才体贴的说去别的地方走走。

胡于宸不觉动容,将女友紧紧拥进怀中。

她如此善解人意,他又怎能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

他吐了口气,“我想替她请最好的医生治疗,但她不肯。”

“若那真是她的希望,便随她吧!怕只怕她其实是口是心非。”

李容芸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癌症末期,人能做的终究很有限。”

“容芸,我并不后悔。”他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不管当初是基于什么动机接近你,我都不后悔爱上你,这一生,我唯一想娶的女人也只有你而已。”

“能听到你这么说,我已经很满足了。”她微笑道,“就算你娶了郭小姐,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你在胡说什么?”他浑身一震,有些恼怒的放开她,“我不会娶她的!”

尽管当郭晓叶说那是她此生最后的心愿时,他确实有一瞬间的动摇,但最后仍拒绝了。

那是他前世的感情债,不想为它伤了挚爱的女人。

“于宸,我已经知道你爱我胜过芙娘,为此我很高兴也很感动。”她柔柔的开口,“但是我同样不希望你的人生有遗憾。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