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喔?”他勾起一抹邪邪的微笑。“你倒是提醒了我,可以利用金主的身份在圣馨滥用特权。”

比如说在唱圣歌时间,黏着伴奏老师不走之类。

李容芸长叹了口气,“我觉得好可怕,我们才交往多久,就连分开一下都舍不得。或许真的是前世缘份吧,不然感情怎么会放得这么深、这么快?”

他等她等了三世就算了,为何连她这个已对前几世没记忆的人都陷得这么快?

也许在她的灵魂里,还烙印着对他的情爱。

“容芸,我不在乎你记不记得前世的事。”胡于宸很认真的望着她,“不愿喝下孟婆汤是我任性的坚持,从未想过以此勒索你的感情。我当然希望你爱我,但并不想你是因为觉得欠了我前世一份情才爱我。”

如果她还有前世的记忆,那么他很乐意和她共绩前世的恋情,但如今她已转生成另外一个人,他并不想自己怀有的记忆反而成为她的负担。

他希望容芸爱他,是因为这世的他值得她托付一生。

“我知道了,以后不提这个。”李容芸微微一笑,“总之我今天陪你直到上飞机就是了。”

下午胡于宸果然跟着她去育幼院,而且还一路紧牵着她的手不放,像是唯恐天下人不知他们的感情似的。

直至她上班时间到了,他才不甘愿的松手让她弹琴,但是人却仍站在教室角落,目光始终停留在她身上。

其实平时的容芸就已经很美了,然而专注弹琴的她却更美得令人屏息,简单的曲调从她指尖奏出,像被赋予某种生命,连他这个不懂音律的人都被深深吸引。

难怪为维持育幼院总精打细算的林仪,都说以这样的薪水聘到李容芸,是育幼院赚到了。

而这间名为音乐教室,实际上却是他为她打造的琴窒,也是因为他见到过去某个她的专访中,她曾提到想要一个像这样的琴室。

那是她的心愿,所以他替她完成了,现在看来,她也确实很喜爱并善用它。

他很庆幸自己还有能为她做的事。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唱完圣歌,孩童们鱼贯走出教室,准备去餐厅吃点心。

“胡叔叔,你要不要一起来吃点心?”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孩子突然跑到胡于宸面前,睁大眼睛仰头望向他。

其实胡予宸并不常来,但由于他是育幼院最大赞助者,因此孩子们都认得他,何况修女老师们也常以同是圣馨长大孩子的他为例,勉励大家努力上进,成为第二个胡于宸。

他先是一愣,随后微微勾了唇,“那得问你们容芸老师愿不愿意了,若她肯和你们一起吃点心,那我也去。”

他的音量虽不大,却也够让教室里的众人听得清清楚楚,被点名的李容芸更是脸上一红,嗔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呀?小朋友可是好心邀请你吃点心耶!”

“我也是好心邀请你和我一起去呀。”他说得理直气壮,“你不愿接受我的邀请吗?”

“去就去。”她睨了他一眼。

今天被他这么一闹,这里应该也没人不知道他们在交往了,她若是再扭捏未免显得做作。

只是当胡于宸拉着她走进位在音乐教室旁的餐厅时,她却被餐厅里的情景吓了一大跳:

一串串的彩色气球和各色花朵将占地不小的餐厅填得满满,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点心,却不是平时简单的绿豆汤之类,而是各式各样精致可爱的蛋糕饼干。

孩子们没想太多,只是一阵欢呼,纷纷冲上前找寻自已喜欢的蛋糕。

由于育幼院老师平日教导有方,大家虽然兴奋,却也还算规矩,没有争吵推挤的情形出现,选完点心,就开心的找位子坐不吃了起来。

“这、这是在干么?”眼见孩子们都已经开动,李容芸仍未从惊吓中回神。

不能怪她如此错愕,因她了解胡于宸的性子。

他对她的体贴总是在不经意的地方,像是帮她张罗了这份育幼院工作,或是每回当两人温存完,必然仔细将她当女王般的服侍洗净,但他从不费心做那些华而不实的铺张。

如今餐厅这夸张排场自是他的手笔无疑,因为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人会做这种事,然而这严重不符合他的个性。

“我以为女人都喜欢这类浪漫惊喜的。”胡于宸叹气,没想到女友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李容芸咬唇。哎,认识他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多么容易心跳脸红,“我、我很喜欢,只是我不懂你这么做的原因……”

他轻柔的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我说,我希望你能成为胡太太,这个理由够不够具说服力?”

“什么?”她傻了。

她刚听到什么?是幻听吗?还是她误解了他的意思?

“你没听错,我是在跟你求婚。”胡于宸一点也不介意把话说得更清楚,“嫁给我吧,容芸。”

他一面说着,还一面拿出一个小绒盒,打开盒盖,一枚精美的钻戒正静静躺在里头。

“你……你什么时候——”她结巴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呆呆看着他把那枚戒指套进自己的无名指里。

“我向你求婚有这么令人无法置信吗?”他的语气有些无奈,“不管了,你既然没反对,我就当你答应了。”

戒指送出,概不退还。

他承认这么做是有点卑鄙没错,但不介意偶尔为之。

“这么急做什么?我又不会不答应。”觑着他看似无谓,其实明明很忐忑的表情,李容芸觉得好笑。

虽然他不给她表示反对的机会,但她还是要表达一下立场。

她是心甘情愿嫁给他,可不是被拐的。

“那样最好,因为你的反对不具任何效果。”尽管话是这么说,不过她亲口说出的答应让他心情愉悦。

“所以今天郭秘书会向你告白,就是因为这个?”李容芸望着手中的戒指,错愕过后,才终于慢慢有了被求婚的惊喜感。

毕竟她也只是个普通女子,被心爱的男人如此求婚。又怎么会不感动?

胡于宸轻咳了一声,显得有些不自在,“我本来只是打算先把戒指买好。没要这么快和你求婚的。”

“那为什么现在说了?”

“没办法,早上被郭秘书那么一闹,再加上我晚上就得离开,不知道要几天才回来,我不希望你因此心底有疙瘩,才临时决定改成现在把戒指交给你。”他也是万般不愿这么仓卒的。

李容芸怔了好几秒,忽地想到某件事,“啊,所以你早上突然背着我偷偷出去打电话,以及执意跟我来育幼院……”

“当然都是为了跟你求婚啊。”一旁的林仪微笑道,“幸好你答应得爽快,不然看在胡先生许诺事成之后将捐一大笔钱给育幼院的份上,我怎么也得费心思说服到你点头才行。”

李容芸闻言,简直不敢置信,转头望向男友,“喂,哪有人像你这样求个婚还威胁利诱的?”

“你现在才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多么不择手段?”胡于宸的脸上再度出现那偶尔会突然冒出的邪恶笑容,“准胡太太,你已经被我绑定了,现在要想退货,可是来不及了哟!”

第9章(1)

“嗯,好好,我会的……”李容芸一手拿下班途中买的晚餐,一手拎皮包,肩膀还夹着手机,边讲电话边努力爬着大厦的楼梯。

没办法,谁要某人竟在她正要回家时突然打电话来,她不想因进电梯收不到讯号而无法通话,只好改爬楼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