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偷偷帮她找了那份工作,又送琴给她,他对她的好,都是经过考虑,体贴她的需求喜好,而不是随随便便给予。

不管他是基于什么理由,她想不感动都好难。

“那不一样,我对你好,是有目的的。”见她怔住,他俯身,将唇贴着她自嫩的耳壳,“我想骗走你的心。”

她愣了下,轻笑,“那有什么难?把你的心拿来,我们交换。”

“傻瓜,我的心早就被你拿走了,你都没发现你身上有两颗心吗?”他的唇往下,细吻着她光洁的颈子。

“哪有?明明只有一颗。”她因他的动作呼吸一颤。语气有些不稳,“因为,我的也在你那儿了。”

“这样正好,我们一人一颗,扯平了。”他闷闷一笑,心情顿时好极了,“走吧,去我家,我煮面给你吃。”

她家没食材没厨房,要下厨只能回他家了。

“可以呀,不过我是伤患哦!”她将昨天扭伤的脚伸出棉被晃了晃,虽然其实早消肿也不痛了,比起来现在她的腰和大腿还比较酸痛一些。

“没问题的,你不用走半点路。”他亲了亲她,接着轻松的将她抱起,充当人肉轮椅。

李容芸将头贴在他胸前,享受他贴心的全套服务。

幸福的感觉涨满内心,她想,他让她重新相信爱情。

李容芸星期六休养了一整天,才总算将前晚消耗的体力补回三四成。

星期天本来胡于宸还有事,却舍不得放她一人在家,于是打发了公司总经理去处理,自个儿待在家陪女友。

“这样好吗?”李容芸在他放下电话时,有点担心的问道。

自古至今太多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英雄,她不想成为祸水。

“我每年花几百万薪水聘他当总经理,就是要在这时发挥功用的。”胡于宸满不在乎的道。

以前拼命赚钱当工作狂,是为了找到芙娘、对付李鹏,现在两个目的都已经达成,财富权势之于他再不是重要的东西,钱只要够让他养心爱的女人就好。

“人家是想见你胡大老板,又不是见你的总经理。”

他没反驳她的话,只是温柔的问道:“看你今天好像精神好多了,想不想去哪儿逛逛?”

“好啊,整个假日都窝在家里挺闷的。”她想想,很快就答应了。

只是当开车出了门,眼见外头温度计写着三十九度高温,他们立刻放弃去郊外踏青的念头,决定改到附近的卖场逛逛,顺便补点食材。

基本上,凡是不能拆开包装直接吃的食物,都是过去李容芸不太会考虑买的。

特别是在上次连煎蛋都可以烧坏锅子后,她更有自知之明。

不过和男友出门采买当然就不太一样喽,她头一次在生鲜区晃了那么久,什么东西都想拿起来看看。

当她第N次因好奇而拿起一根长长有点像萝卜的东西,胡于宸不等她开口,就直接道:“我不会煮山药,你想买回去的话只能生吃。”

拜托,他的厨艺等级也就只会弄很简单的东西而已,敢情她把他当成五星级饭店厨师,什么料理都会做?

“是哦,好吧。”她有点失望的把那根山药放回去,乖乖回到他身旁,但眼睛仍首盯着它看。

倒不是真的多想吃,只是她难得逛生鲜区,看到什么东两都想买回家,让男友煮来尝尝。

见状,胡于宸只得吐了口气,“算了,你这么想吃就放进来吧,大不了我回去查食谱就是了。”印象中有人拿山药和鸡汤一起煮,也许他可以试试。

没办法,他实在无法拒绝她脸上期待的表情,也因此他们推车里的食材正以惊人的速度累积中。

“耶!”她飞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转身拿了一条山药放回推车中。

瞧瞧,她都这样了他还能拒绝吗?胡于宸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第7章(2)

正当他们逛得差不多,准备往结帐区走去,突然有个高大的身影吸引了李容芸的注意。

那一百九十多公分的身高,在华人的世界里毕竟是很突兀的。

她瞠大眼,没想到这么快又再见到对方。

“容芸?”见她忽地一阵安静,还露出诧异的表情,胡于宸不解的唤道。

“你、你等一下!”生怕自己一个分神,对方又会再度消失,李容芸匆匆丢下话,就急忙朝对方奔去。

姜缘的推车里堆满了冷冻食品。

他知道许多人在经过他身边时都讶异的回头多看了几眼,不过他才不在乎。

下个交稿日已经排好了,他接下来的半个月都得在家闭关写稿,这时冷冻食品就是他最佳的伙伴。

这就是生在这时代的好处啊,生活方便得不得了,无论是食衣住行育乐各方面皆然,安逸得让他很不习惯,因此也只有在写小说时,才会让他觉得自在些。

“哎,你怎么又拿一堆冷冻食品了啦?”某个俏丽的身影跃人眼中,盂悦然一见到那车的冷冻食品就开始哇哇叫,“这样会营养不良你知不知道啊?”

“在我那时代有得吃就不错,哪还有什么营养不营养的问题?”他淡淡的道。

拜托,现在是西元2010年,人家说入境随俗,现在医疗养生保健的资讯那么多,你好歹多重视一下自己的健康,不要像那些年纪轻轻平均寿命只有四十多岁的古人……“

“你会煮饭?”他打断她准备的长篇大论。

“呃……”她气虚了下,“你明知道我只会煮泡面。”

“那你是想我在闭关时饿死吗?”他跟她差不多等级,现代厨具再先进,他也只学会烧开水而已。

“你、你可以叫外卖啊!”

“一个便当还叫外卖,对方敢送我也不敢吃。”谁知道送便当小弟会不会记恨他为了八十元让他多跑一趟,在便当里偷偷吐口水?

“姜缘,你很难搞……”

“对不起,请问一下,”李容芸望着姜缘,鼓起勇气打断他们的对话,“那个,你是怀宋是吧?”

姜缘原以为又是哪个不长眼的书迷,脸色沉了下来。

没办法,自那次签书会之后他的人生就变黑白了。

原本他成天窝在家写稿,日子过得自由自在,想不到办了那场该死的签书会后,安宁的日子就离他好远好远。

他的照片被那天的书迷张贴在各大网站上供众人浏览,颇有他那时代悬赏要犯榜文的味道,而且效果更佳。偏偏他的身形又好认得不得了,每回被认出都没办法冷冷朝对方丢下一句:“对不起你认错人了”了事,让他更是郁闷。

然而当他看清眼前的女人时,却彻底愣住了,完全忘记要生气,“你……”

他没想到这么快竟又碰到那个长得很像他弟妹的女人。

“嗨。”李容芸不甚自在的向他打招呼,“我可以假设,你还没忘记我吧?”

“我记得你。”这女人确实和他结拜兄弟的未婚妻长得颇像。

“那个,你上次说我和你弟妹长得很像,我可以知道你弟妹的名字吗?”李容芸快速的问道。

“为什么想知道?”他狐疑的反问。

他的“弟妹”早在八百年前就死去,化为一杯黄土,是那天他太冲动,才会脱口问出那种蠢问题。

“呃。”李容芸想着该怎么解释,“因为、因为我男友的前女友,也跟我长得很像……”

“容芸,你怎么了?”就在这时,胡于宸也追了上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