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胡于宸闭了闭眼,决定把话说清楚,“容芸,我不想伤害你,我们若是再继续这样下去,我只会想把你吃了。”而且是连骨头都不剩的那种。

他真的不想伤了她,哪怕要付出再大的代价。

但没想到,他鼓起勇气说出真相的结果,只换得她挑眉反问:“我有说过我不愿意吗?”

他呆了,“容芸……”

“干么那么意外,我从头到尾有对你说过NO吗?”就他自己在那不晓得纠结个什么劲儿。

“可……可是,我、我们才交往没多久……”作梦也没想到会从她嘴里听到这个答案,他惊讶得都结巴了。

“这种事跟交往久不久有什么关系,你几时变成老古板了?”

讨厌,这种事居然还要女生开口?

她现在倒想把他踢下去了。

胡于宸露出些微尴尬的表情,“我是怕你还惦记着先前的事。”

自从知道真相后,他就一直觉得愧对她。

她的第一次是在那种情况下发生,之后又有几度不愉快的经历,为此她甚至连床都不敢睡,他费心思补救都来不及了,怎么敢再要求和她有更亲密的举动?

并不是不想要她,他明明想她想到胸口都痛了,只是希望是在她已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没有半点害怕犹豫。

原来他是怕她因为过去的经验,而对这种事心怀恐惧?李容芸恍然大悟。

明白了他始终不愿与自己更进一步的原因,她顿时感到被宠爱的甜蜜。

“你傻了哦,我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吗?如果我不想,早就说出口了,还需要你替我担心?”她伸指点点他的额。

过去几次被下药的经验是很不好没错,她也因此对床有了恐惧症,但也许是那晚他的眼神太温柔,她虽怕极那种身不由己硬被人打包成礼物扔上床的感觉,却不排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不过他的体贴还是让她莫名感动。

“真的?”胡于宸闻言,不觉一喜,“你……没关系?”

其实比起“自身福利”,他心中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庆幸她并没有因此在心底留下阴影。

他曾无数次希望时光能倒回,宁愿伤的是他自己,也不愿她经历那种事。

如今得知她似乎并未介意与他接触,他松了好大一口气。

“你还真不是普通的罗唆耶。”她咕哝,再度拉扯他的衣服,“到底要不要继续啊?”

“当然继续,怎么不继续?”终于没了顾忌的胡于宸,露出邪恶的笑容,“反正接下来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当他再度俯下身,室内只剩情人间的私密絮语。

第7章(1)

原来两年前的他,其实已经手下留情了。

那是李容芸恢复意识时,第一个跃进脑中的念头。

此刻她全身上下无处不感酸疼,整个人像被拆散了再重组,连一根小指头都不想动。

噢,她决定收回所有先前怀疑他对自己没兴趣的想法。

李容芸忆及昨晚的疯狂,才彻底了解到他这阵子以来是多么的克制压抑。

想着,她又红了脸。

还好,昨晚……或者该说今天凌晨,当她已陷入半昏迷状态时,他体贴的抱她去浴室梳洗,因此这时她才能舒舒服服的窝在棉被里。

“你醒了?”一听见她的动静,胡于宸立刻朝她走来,他一脸关切。轻乎轻脚的将她扶起,让她的上半身倚着直立起的软垫,“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这就是没隔间的好处,不管在哪都可以随时注意到她的情况。

李容芸困倦的睁眼,没说话。

她确实很饿。可现在人昏昏沉沉的,半点力气都没有。

“喝点综合果汁好吗?现榨的。”他递来一杯橘红色的果汁。

果汁?她顺从的张嘴,让胡于宸喂她喝。

好好喝哦!又香又浓,本来只想喝个一两口的她一下就喝掉了大半杯。

不过这果汁是哪来的啊?她才在想着,就立刻得到答案。

“别急,我用果汁机榨了很多,你可以慢慢喝。”

“你哪来的果汁机?”她疑惑。

“你家柜子里找到的。”

“原来如此。”她不再多问,一口气把剩下的果汁都喝完。

“还要再一杯吗?”

她摇摇头,“我要先休息一下。”从不知道喝个果汁也这么耗体力啊,唉。

“对不起。”胡于宸心疼的道歉。

他昨晚简直完全失控了,实在是想她想得太久太久,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里,这辈子再也不分开,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看着她满脸疲倦,他心底满是不舍。

“下次我一定要限时……”她喃喃的道。时间到了管他进行到哪里,直接一脚踢开。

就算是“吃到饱”的店也有计时的,哪有像他这样一直吃一直吃——

喔喔,她居然还愿意有“下次”?胡于宸眼睛一亮,完全搞错重点。

“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他立刻举双手保证,惹得李容芸忍不住笑出声。

大概是喝了果汁,感觉稍微恢复了点元气,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想什么?”大掌覆上她的手,掌心有些粗糙,却带给她莫名的心安。

她扬唇一笑,“我只是觉得命运好神奇,竟然让我们兜了一圈后,再度碰在一起。”

“不是命运神奇。”他捉过她的手,轻吻,“当切都是出自于我们的努力。你努力活着,遇到困境也不放弃不退缩,而我努力找到了你。”

她眨眨眼,取笑,“不是找到芙娘?”

“你们对我而言的意义是一样的,我虽然失去了她,却得到你,一样圆满了人生。”

他诚恳的表情让李容芸很感动,虽然她仍对那个叫芙娘的女人深感好奇,但不再钻牛角尖的去想他爱谁比较多,或者自己是不是替代品。

毕竟跟一个死去的人争宠很没意义,不是吗?现在在他身边的人,是她呀!

“我肚子饿了。”她娇声道,做了件自己从不曾做过的事——对男人撒娇要任性,“我想吃你煮的炸酱面。”

胡于宸忍不住失笑,“你怎么都不喜欢去餐厅,我煮的东西又不怎么样,你确定不吃别的?”

不是他不肯煮,而是他厨艺真的很普通,楼下随便一家餐厅都弄得比他好吃,也只有她如此赏脸。

唉,若她开口,别说台湾哪家餐厅了,他甚至愿意立刻带她飞到日本只为吃碗拉面或海鲜,偏偏她的心愿总是小得可以,让他好没成就感。

“高级餐厅的东西又没比较好吃。”她不以为然,“而且我就想吃你煮的不行吗?”

“当然行,但我厨艺真的不算好。”或许他该去研究看看,有没有高级炸酱面的煮法,毕竟老是省事用现成的XX牌炸酱罐换得她心满意足的快乐表情,他实在很心虚,“而且你为什么就要炸酱面?”

“很想念呀!”她浅浅笑了下,“以前我还跟我妈住一起时,我们没什么钱,她收入又不太稳定,有大半的薪水都拿去让我学琴,只因为那是我唯一的兴趣。有时到了月底,没钱了。我们就吃炸酱面度日,刚好就是这牌子的,味道一模一样。

其实那时也没有特别喜欢或讨厌,只是自从我高三那年成了“李家千金”后,就再也没机会尝过这个味道了,现在觉得好怀念。“记忆中那炸酱面滋味啊,比任何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