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很快你就知道了。”他神秘的道。

“滴滴滴——”在一阵悠扬的钢琴旋律里,突兀的插进刺耳的闹铃声。

琴声停了,一只纤白的膀臂伸长,按掉置于钢琴上的企鹅造型闹钟。

“时间差不多了啊。”李容芸喃喃的道,起身收拾东西。

她今天准备去新地方上班,和人约好了下午两点。

自三个月前发生那一连串事情后,她原先的工作没了,举办完个人演奏会,便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新工作。

不过也还好,她并没有很急着找工作,反正过去几年她存了点小钱,平1日开销也不大。

其实在那场演奏会之后,有不少人来找过她,问她有没有意愿去他们那里工作,可她不是傻子,晓得许多人对她的八卦感兴趣多于她的专业,他们邀请她不过是想拿她当活广告,或是八卦消息来源。

即便她已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真正看上她专业的少之又少。

薪水再高也一样,她才不想制造话题让人说闲话。

不过今天邀她去的地方倒很特别,是间育幼院。

前几天“圣馨育幼院”的院长打电话给她,问她有没有意愿去那里工作。

院长告诉她,这间天主教的育幼院每天下午都有一个半小时的唱圣歌时间。所有不用上学的小朋友都会参与,然而先前的伴奏老师在月初时辞职了,之后因为地方偏远;找不到新老师,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才想和她联络看看。

她只考虑一分钟,就爽快的答应了,虽然那里交通不甚方便,相较之下薪水也不算高,不过没关系,她从来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对物质生活没有特殊执着,也不需要背负房贷,一个月三万的薪水已经很够她过活了。

会决定去那工作,是因为在那里太多孩子有比她更曲折的身世,她不必担心被指指点点。而她心底清楚,其实自己答应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也是育幼院出身的。

她想多认识些像他那样的孩子,到那样的环境好好感受一下。

李容芸换上一套简单的白色连身洋装,化了点淡妆便出门了。

五十分钟后,她来到育幼院门口,和警卫打了个招呼,过一会儿院长便亲自出来迎接她了。

“你就是李小姐吧?真高兴你愿意过来,我们这里有点偏远,捷运公车都到不了,很多人都嫌麻烦不肯来,先前我一直很担心找不到新老师。”院长林仪约莫四十多岁,看起来是个和蔼的妇人,微笑的和她握手。

“哪里,我很荣幸能够受邀前来。”这是她的真心话。

“来,我先带你熟悉一下环境。”林仪热心的道,带着她一一介绍育幼院里的设备与环境。

“我们育幼院总共有四楼,一二楼是教室,三楼是老师的办公室和宿舍,四楼则是孩子们睡觉的地方。”她细心解说着,“我们唱圣歌的地方,在一楼的音乐教室,隔壁是餐厅。其实我们育幼院的伙食挺不错的,如果李小姐愿意,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吃午餐。教职员的话一个月的午餐费是五百元,其他费用由院里补助。”她一面说着一面推开某扇门,“这是我们的音乐教室,前阵子才刚重新艇修过。”

教室并不大,大概刚整修过,空气中仍微带着油漆的味道。

木质地板营造出温暖柔和的感觉,一整面的玻璃墙映出蔚蓝的天际,像极她梦想许久的琴室。

只是教室令她惊艳也就罢了,当李容芸诧异的目光移至那架摆在中央的钢琴时,严重怀疑自己跟花,“这是……”

虽然打从她进到这间育幼院,就有种说不出的奇异感受,可这架钢琴……

她再顾不得林仪还在旁边,急忙走上前,打开琴盖。

当指尖触及琴键,轻轻敲下,立刻响起圆润浑厚的音色。

“这架琴……全球限量二十台,有三台在台湾,一台要价五百万……”她困惑的回头望向林仪,“为什么你们会有?”

是了,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觉得哪里怪怪的了。

这是间天主教的育幼院,经费一般是由教会或其他善心人士捐劝,但那笔钱通常不会太多,往往只能让育幼院勉强维持营运。

然而这间育幼院虽然没有奢华的排场,可看得出无论是建材、格局、摆设都是经过特别设计与挑选,并有定期保养,看来很有钱。

“原来这台琴这么贵啊?”林仪脸上的讶异不似作伪,但也只是一瞬间便恢复平静,“我不清楚,这是人家捐的,其实它才刚送来一个多星期而已。”

“是谁啊?这么大手笔。”她真的好好奇。

竟然连五百万的琴也能捐,何况这种名琴捐到育幼院不嫌浪费吗?

“很抱歉,这点我就不方便透露了。这位先生总是为善不欲人知,要求我们对他的身份严格保密。”林仪笑了笑。“不过真多亏了他,我们育幼院如今才有这番光景,你现在眼前看到的一切,有八成都是他捐助的。他偶尔会来瞧瞧,若你在这儿待久了,或许有机会见到他。”‘

“这么厉害。”不过李容芸的惊讶也只持续了几秒,之后便忍不住开口,“院长,我可以弹弹看这琴吗?”

能够弹奏好乐器,是每个音乐人的心愿。

“当然,这琴以后就是你的了。”林仪比了个OK的手势。

第5章(2)

李容芸没去注意对方话里的含意,只是在得到允许后,迫不及待的在钢琴前坐了下来。

她的手放在琴键上,深深吸了口气,一首李斯特改编的“唐怀瑟”序曲便流畅的自指尖倾泄而出。

李容芸完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着迷于那单调黑白键所创造出的复杂旋律,浑然忘我。

她一首接着一首弹下去,萧邦、舒怕特……直到左手腕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让她分心错弹了个音,才蓦地回过神。

她猛地惊醒,想起自己是来找工作的,连忙回过头,却发现林仪仍站在门口微笑的瞧着她。

“不好意思,我一弹起琴就什么都忘记了。”她微微红了脸。

“没关系。”林仪笑眯眯的道,“虽然你说这琴很名贵,不过我们育幼院里没其他人会弹,以后工作时间外你若想来弹琴也非常欢迎,不然好好一台琴搁在这,实在浪费了。”

“真的可以吗?”李容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一份轻松的工作、足以胡口的薪水,还可以随时演奏这架名琴,再加上单纯的环境,她想不出有什么比这更完美的了。

“看来李小姐挺满意我们这里的,我想我应该暂时不用担心又得另找伴奏老师的事了?”

“我非常高兴能在这工作。”她立刻道,眼睛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李容芸就这样开始她的新工作,在育幼院当圣歌伴奏老师。

她工作的时数很短,每天只有一半个小时,却常花一整天的时间待在育幼院里弹琴,偶尔也帮忙其他老师带带孩子,因此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多数时候她都在弹自己的琴,但是若有小朋友跑来“点歌”,她也很乐意为他们弹奏,这和先前只在固定时间前来弹圣歌的伴奏老师不同,所以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常趁休息时间跑来找她。

就这样,半个月过去了,她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愉快,只是偶尔想到某个男人时,心中会感到微微寂寥。

不是说他们会再见面吗?为何一消失竟又是大半个月?

李容芸发现自己竟为此时他产生淡淡的怨慰。

难道,她对他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