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样的她,勇敢得令人钦佩。

尽管他爱的是芙娘那样柔弱可人的女人,却也不由得欣赏李容芸的坚强。

“既然你都清楚了,为什么还继续和我耗在这儿?你身为公司老板,还有许多重要的事得处理不是吗?”她不解。

“你说的没错。”许久,他终于同意她的话,“吃完午餐,我送你离开。”

这下换李容芸愣住了。她是想说服他放了自己没错,可没想刭他竟答应得如此干脆,“你肯让我走了?”

“难道你不想走?”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忙摇头,想了想,又道:“谢谢。”

“不用向我道谢,随便把你带来,是我唐突了。”他淡淡的表示。

胡于宸想通了,这世的李容芸与芙娘个性相差甚远,加上又已无前世记忆,一直将她困在这也不是办法,最好换个方式与她重新来过。

要说服一般人相信前世今生并不容易,这事他还得好好想该怎么处理。

知道可以离开了,李容芸心不在焉的吃着咖哩,不知为何心情有点混乱。

她沉默着探究自己的心情,而胡于宸似乎也正想着别的事,两人各怀心事,午餐都吃了大半,却谁都没再开口。

最后还是她先受不了这样沉窒的气氛。

“既然以后我们不会再有交集了,那我可以问问关于芙娘的事吗?”由于不知道能和他聊些什么,只好提起她唯一知道的名字,“当然,如果你不想谈也无所谓。”

胡于宸怔了怔,“怎么会突然想问这个?”

“纯粹好奇罢了,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竟让你如此念念不忘,呃,当然你可以不必回答,反正我只是……”反正她只是想随便找个话题聊聊,不想吃饭的气氛太凝重。

他不再敌视她,还愿意让她离开,他们就算称不上朋友,也不是陌生人了吧?

“没什么不能说的。”他轻声打断她的话,“何况那是我欠你的一个答案。两年前的事,我很抱歉。”

他并不打算从此之后与她再无交集,但这点他暂时没准备告诉她,倒是芙娘的事早晚要让她知道,趁这机会说一些也好。

李容芸愣住,隔了几秒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顿时涨红了脸,“那个,其实你不用……”

“先听我说好吗?李容芸,我先前以为你和你父亲是一伙的,才会对你做出那些事,以及讲了那些混帐话,我知道现在讲这些可能有点迟了,但我还是要向你道歉。”见她似乎想说什么,他没给她机会,很快的又接了下去,“我从不曾和人谈过芙娘的事,但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他这么诚恳,反而让她无所适从了,“你不必为那件事对我感到歉疚,就算不是你,也会有别人……”

“别说了,那不是你的错。”他刻意忽略她口中的“别人”,不愿去想像她也曾像那晚躺在他身下般,躺在别的男人床上,“你不是想知道芙娘的事吗?很多年前我和芙娘曾是一对情人,甚至论及婚嫁。她和你长得很神似,但个性迥然不同,说起来。她的性格倒有点像外界对你的印象。”

“我懂你的意思。”温柔有气质的大家闺秀是吧?“可惜我表里不一。”没法让他把芙娘的形象完全套在她身上。

“我倒觉得像你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他凝望着她,“我宁愿她坚强的活着,就算不在我身边也没关系。”

幸好,他终于又把她找回来了。

“什么意思?”

“芙娘的父母是明理的人,不但愿意栽培我,还肯把掌上明珠嫁给我这个穷小子。”对他们,他始终心存感激,“只可惜好景不常,某天芙娘出游,却被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看上了,他这着芙娘的父母将她嫁给他,否则便要对他们不利。芙娘的父母深知敌不过对方,一边是宝贝女儿,一边是整个家族的存亡,他们最终只能忍痛割舍。”

李容芸怔怔听着,突然觉得芙娘和她的命运还真相似,都被逼着和自己不爱的男人在一起。

不过自己终究是幸运些吧,至少她还活着。

“后来呢?”她忍不住追问。

“她死了。”胡于宸的声音淡淡的,“在被对方的人强行带走后,自杀了。”

“……”李容芸没想到芙娘竟是这样死的,愣了好一会儿,却又突然想到另件事,“那她的家人?”

“那有权势的男人在芙娘自杀后大怒,雇人将他们都杀了。”这是他如此恨李鹏的原因,“那男人就是李鹏。”

“什、什么?”李容芸瞠目,吓到了,“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件事。”

“当然,你那时还不是他的女儿。”他说的是前世,却故意让她误以为是很多年前她还未回到李家时,省得解释麻烦。

也还好李鹏这世干的坏事也没少过,要取信于她倒不难。

“我知道那个人涉入黑道颇深,前阵子还打算派人杀穆维哲和绑架他女友,可我不晓得他竟然还做过这种事。在我高三回来当李家女儿前,已经十几年没与他联络,也没注意过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李容芸咬唇道,既然知道胡于宸如此痛恨父亲,她也不再称李鹏为父,反正从两年前的那晚起,她就不再当他是父亲。不过乍听这消息,她还是震惊极了,“所以你这些年来在大陆做出那番事业,便是打算回来找他算帐?”

“我等了很多年,只让李鹏坐牢算是便宜他了。”胡于宸冷冷一笑,“不谈这些了,饭吃一吃,我等等送你回去吧!”

他一面说着,一面加速解决盘中剩下的食物。

他打算送她回去,然后尽快把事情处理好、调查清楚,再与她重新开始。

李容芸忧心的看着他,想说些安慰的话,却又不知该讲什么,最后只得低头,继续默默吃她的午餐。

第4章(2)

那是一场小型却精致的婚礼。

参加的人不多,几乎都是新郎新娘的朋友。

新人选择了位于某大学内的漂亮教堂作为见证爱情的神圣场所,错落光影自教堂顶端及侧边一片片玻璃窗透进,洒落在柔软的红毯上。

为数不多的宾客纷纷为新人献上最真诚的祝福,随着轻柔的琴声,唱出幸福的歌曲——

虽然只是平凡言语,让我心中深受感动;

虽然只是一举一动,让我生活渴求改变;

虽然只是一句许诺。让我心中燃烧不已;

虽然只是小小天空,让我未来无限期待。

我愿意未来日子常伴着你,我愿意和你共同经历风雨,

我愿意将我最美的爱给你,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伴侣。

在你苦架土,我能感受你,愿给我说出天父真正的爱,

用你最深爱的表情问我,问我是否爱你——

(歌曲:我愿意/作词:高征财/作曲:陈名博)

“恭喜你们,在经历那么多风风雨雨后,终于修成正果。”李容芸微笑握住新娘的手,一颗璀璨的钻戒正在戴着白手套的无名指上闪闪发亮。

今天她受邀前来,还替他们演奏几曲。

见到他们幸福,她真的很高兴,或许,还有一丝丝羡慕。

原本早已不再相信爱情,但是她真的很希望绮竹与维哲,能够一直这样幸福的走下去。

“谢谢你,我和维哲能在一起,都是你的帮忙。”黄绮竹感激道。

“不,你们能在一起,是因为你们彼此相爱,与我无关。”

“那么,你打算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