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对上他的眼,她的头皮一麻。

他仿佛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表情阴沉扭曲。

“我可是叶元得,怎么能允许自己被女人耍着玩?就算死,我也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才会找借口在她身上安上罪名,将她逼上死路,而且穷追不舍也要杀了她?”柴明湘气愤的接话,“这是什么样的爱?你说谎,你根本不爱她,你只是自尊心受伤,想从她身上讨回公道罢了。”

因为他的执念,她的家毁了,还过了一段悲凉的日子,她怎么能不怨他?

“卑鄙小人!无耻混蛋!”叶元得忽然大笑,扬起眉头。

“卑鄙?无耻?”他凑近她,大手抚摸她的脸颊。“是,我就是。要不要让你知道我接下来还会做什么更卑鄙无耻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她欲往后退,而他的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

“爱不到她没关系,有你也行。”她与年轻的柴玉令一模一样,如同当时他看见她的第一眼,如此美丽又纯真。他的眼底有掩不住的迷恋。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的脸色惨白,发现他的眼神十分诡异。

“叶元得,你疯了吗?我不是娘,不是柴玉令,你别……别把我当成她!”她终于明白他的想法,一股恐惧爬上心头,推开他的手,站起来,逃向房门。

“想逃?可以。如果你想看李悦承死的话,就逃吧!”冷冷的嗓音从她的背后响起。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飞快的转身,神情充斥恐惧。

“皇上怀疑李悦承有勾结敌国之嫌,现在正派官兵要将他押入大牢呢!”他一点也不怕她逃走。

她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一颗心频频颤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胡说八道,悦承才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他讪笑,而她恍然大悟。

“是你!你陷害他!跟当年陷害我娘亲一样。”她奔上前,用拳头捶打他,却反而被他搂入怀里,动弹不得。

“陷害?他确实有做这件事,我只是向皇上据实以报。”

“什么?”

“李悦承买下林知府手中的那块地,是想要用来做为收容敌国人民的地方,当成叛变的秘密聚集地。”他不疾不徐的说。

“叶元得,这种荒唐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她倒抽一口气。原来他放弃买那块地是想要用这点作文章,在悦承身上安上罪名?

“有林知府的证词,我怎么会说不出口?”

“皇上……皇上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若不相信,如今会派官兵去捉拿他?”叶元得的眼神阴狠,“丫头,你太低估我了。”

“即便皇上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查得水落石出,你少得意。”她痛恨他的阴险,忍不住反讥。

“若能够查得水落石出,你娘亲为何到死都还是待罪之身?”感受到怀中的人儿发颤,他得意的笑了。

“不同……娘亲不过是一介毫无力量的平民,只能任由你这种人宰割,但悦承不同,他一定有办法脱离危险,证明清白。”她不会因此认输,绝对相信李悦承。

“你可知道就是他不同,皇上才会相信我的话?”

“你说什么?”她咬牙,瞪着他。

“李悦承确实是棘手人物,无论我想怎么整治他,他都有办法死里逃生,甚至用钱来向我耀武扬威。”

他可是皇上眼前的大红人,要什么有什么,原以为扬州那块地也是手到擒来,没想到会杀出李悦承这个程咬金!

李悦承家财万贯,为了那块地,即便掷出千千万万的银子也不眨眼,而他却还必须到处筹银调度。

结果,李悦承竟敢暗地阻扰他的筹措之策。面对林坤系,他无法一口气允诺付清,简直丢尽颜面。

他这个官居然还输给一个商贾?

第10章(2)

“身为第一富商,他确实厉害,厉害到连皇上都嫉妒。”叶元得眼露凶光,“人人都称李悦承是地下皇帝,你说,圣上听了做何感想?这时候我只要说个几句,即使他无罪,也会有罪。”

柴明湘万万没想到叶元得会卑鄙到这种程度,眼眶盈满泪水,“你究竟想做什么?为了那块地吗?如果悦承放弃,你肯罢手吗?”

“我的确很想得到那块地,毕竟得到那块地,即能得到庞大的利益,不过……当我看到你的那一刻,任何事物都比不上你。”

大手轻抚着白净的小脸,从她眼中窥探出惊恐。“我做到这个地步,全是为了得到你。”

失去柴玉令让他痛苦一辈子,而今遇上华湘,绝对不可能罢手。

若不采取这种激烈的手段,李悦承不可能放弃她。

“叶元得,你是个疯子!”她失控的嘶吼,“你都已经可以……可以当我爹了,竟然还说出这种话?”

他被激怒,阴狠的瞪着她。

“我为了你,这一生还未娶妻,你竟敢骂我是疯子?”他是多么深爱着她啊!不准任何人践踏他的心。

她摇头,“你不是为我,是为了柴玉令,我是华湘,不是她……我不是她!”柴明湘哭喊,泪流满面。

“你是她的延续,对我来说,你就是她。”他的脸色铁青,直接将她推倒在床榻上。“听着,若你乖乖答应委身于我,我会救出李悦承;反之,即便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也不会让他活在这世上。”

闭上盈满痛楚的眼眸,她无法克制的浑身颤抖。是她害了悦承……为何老天要待她这么残忍?从她的身边夺走双亲还不够,现在连她的最爱都要剥夺?

“你是我的。”叶元得低吼一声,亲吻她紧闭的小嘴,大掌在她的身上胡乱抚摸。

“不要……不要……”她全身发抖,恶心的感觉涌上喉咙,哭喊出声。

“叶元得,你给我放开她!”冷厉的警告声伴随着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

“是谁敢来坏我的好事?”叶元得转身,瞧见原本该在大牢中的李悦承现身,一下子愣住。

“悦承……”她飞快的拉拢身上的衣衫,望着那张熟悉的俊颜,泪流不止。

“湘儿。”李悦承走上前,将她搂入怀里,“我来了,用不着害怕了。”

“呜呜呜……我不是作梦……不是作梦吧?你真的来了……”她紧紧抱着他,痛哭失声。

“有我在,一切都会没事的。”大手轻拍她的背,李悦承温柔的安抚,冷冽的眼眸随即瞥向一脸呆滞的叶元得,一想到进房看见他压在她身上的画面,一股怒火窜入脑门。

这该死的老不修,竟敢觊觎他的湘儿?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是怎么回事?”叶元得张大双眼,无法理解他怎么能平安无事的逃脱。

“你以为自己能够一手遮天,玩弄权术,众人都拿你没辙?”李悦承敛起淡然笑意,神情忽地冷肃,从袖口拿出一封信。“这封信是敌国的将军写给你的,无论内容为何,你私下与敌国的将军来往,足以证明你的叛变之心。”

“那封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你的手上?”叶元得瞠大双眼,难以置信,心头浮现恐慌,手脚颤抖。

叶元得三番两次对他下手,俨然惹毛他,经过柴明湘受伤的事件,他再也不会坐以待毙。

这段日子为了抓到叶元得的把柄,他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工夫。先是收买叶元得的亲信,再从政敌那一方面下手,没想到会查到不少有趣的事情。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你机关算尽,却没算到这封信还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