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湘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听见他的叮咛,她眨了眨眼,作势要扯开衣衫。“我真的都好了,要不,脱衣让你检查?”

“你脱衣是想诱惑我吗?”

“不行?”她脸一红,双手勾住他的颈项,娇羞的说。

“湘儿,别闹。”因为她娇媚的神情,他方寸大乱,深吸一口气,才有办法压抑被挑起的欲火。

“我没闹,是很认真的。”他都不知道她有多思念他。她的神情慌张,“我知道你一整天都待在书房里忙碌,不过没看到你,总觉得不安,至少夜里别放我孤独一人。”

不想让他担心,她非常努力的压抑自己的恐惧,但在夜里,她无法忍受独自入眠,需要他的陪伴。

“对不起,没注意到你的心情。”他顾着忙碌,却忘了她才刚历经生死关头,太粗心大意。他微笑,温柔的说:“我送你回房吧a陪着你的。”

“等等。”她不愿意从他身上起来,反而紧紧的抱住他。

“滟儿?”他露出困惑的表情。

“韵我抱着你一会儿。”他好温暖,她舍不得离开。

“你这样撒娇很难让我不在意。”他叹口气,大手抚着她的背部。

“就是想让你在意。”她抬起头,媚眼如丝。“不喜欢我亲近你?”“不喜欢的话就好了。”

真是该死的诱惑!他的黑眸更加深沉,嗓音变得粗嗄,“湘儿,我会忍不住要了你的。”

“我也想要夫君。”她羞答答的回应,主动吻住他的唇。

他轻叹一声,“你真是个磨人精。”美人投怀送抱,教他怎么能坐怀不乱?

深情的回吻她,他的大掌扯开她的衣衫,溜入肚兜中,爱抚一对柔软的丰盈。

……

两人的喘息声在书房里回荡,直到缠绵过后才停歇。

李悦承拦腰抱起累坏的柴明湘,放到温暖的炕上。

“睡吧!”他取来自己的大衣,盖在她身上,微微一笑。

这时,书房外传来小童的声音,“爷,有事禀报。”

“我这就出去。”他多看她一眼,才穿上白色外衫,走出书房。

小童见到他,立刻压低音量,“爷吩咐的事情完成了。”

“已经找到叶元得的把柄?”

“是的,按照爷的吩咐,暗访和他有过往来的人,终于找到他的把柄。”

“是足以制裁他的把柄?”小童沉默的点头。

李悦承挑起眉头,眸子瞬间冷厉,“做得好。”

“爷,另外还查到一些事。”

“说。”

“是有关柴姑娘的事情。”冷眸瞅向小童,李悦承一语不发。

“叶元得有可能会找上柴姑娘……”小童贴近他的耳朵,低声诉说。

第10章(1)

柴明湘被人掳走了。

当李悦承察觉有人闯入庄园时,心系柴明湘的安危,快步进入厢房,却不见她的踪影,只在地上看见可疑的白粉。

他认出是西岳堂的毒粉,绑走她的人便是叶元得派来的杀手。

“叶元得为什么要绑走柴姑娘?”郑绍信得知有杀手大胆闯入庄园,难掩气愤,在大厅来回踱步。

“会不会是知道柴姑娘对悦承哥的重要性,想挟持她来威胁悦承哥呢?”郑庭儿的神情焦急,不禁猜测。

“没错,肯定是想来要胁你。”郑绍信停下脚步,迎上李悦承依然淡定的黑眸,一脸不可思议。“你的女人被掳走,你怎么一副冷静的样子?”

“不冷静,难道就可以改变湘儿被掳走的事实?”

“话虽如此,但你未免镇定过头了。”眼见他紧握拳头,郑绍信挑起眉头。

他当然心急如焚,但若此刻失去镇定,是没办法思考的。李悦承的眸子阴鸶,神情冷肃。

“叶元得绑走湘儿的真正目的不是要胁我。”他一得知柴明湘的身世,便很清楚的知道叶元得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什么意思?”

“这件事牵扯到湘儿的身世,眼下没时间解释了,该想办法救回湘儿。”

“他是大官,要怎么上门讨人?”郑绍信叹口气,神色不安。

李悦承勾起嘴角,“大大方方的上门讨人。”正当郑绍信还想多问时,下人急急忙忙的闯入大厅,紧张的开口,“大人,官兵来了。”

官兵怎么会突然来了?

郑绍信和李悦承不约而同的看着彼此,表情凝重。

叶元得居然大胆闯入郑绍信的庄园,强掳她来叶府,还将她关在厢房里,控制她的行动,如今她犹如笼中鸟,无处可逃。

柴明湘永远忘不了见到叶元得的那一刻……

当时,她面对他灼热的视线,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叶……叶元得大人?”她不禁结巴。

“她就是柴明湘”

“是。”想起叶元得三番两次要置李悦承于死地,她绷着一张脸。

叶元得眯起眼,赞叹出声,“像,真是太像了。”

多像当年美丽又聪慧的她……脸色一沉,不等她回应,他又开口,“你就是柴玉令的女儿?”

她一张小脸当下刷白,往后退了几步,眉头紧蹙,惊愕的问:“你怎么……怎么会知道……知道这个名字?”

脑海浮现当年娘亲惨死的画面,顿时一股寒冷从她的脚底窜上头顶。

叶元得……叶元得……难怪会觉得熟悉。她闭上眼,耳边宛如响起娘亲苦苦哀求的嗓音……

“求大人……大人放过我们。”柴玉令跪地求饶。

“得罪叶大人,你还想活在这世上?”士兵冷冷的说。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为何叶大人还不肯忘记小的?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姑娘啊!”柴玉令潸然泪下。

冰冷的剑抵着柴玉令的脖子。“这怎么会问我呢?咱们只是奉命行事,要怪就怪你自己,好好的荣华富贵不享受,偏偏选择离开叶大人,简直找死。”

柴玉令颓然垮下肩膀,绝望的说:“他恨的人是我,要杀就杀我吧!别杀……别杀我的丈夫。”

“玉令啊,要死一起死,我不会……”突然,他瞪大眼眸,软软的倒下。

“相公……相公!”柴玉令闻到一股血腥味,看见他背后冒出来的鲜血,眼泪不停的落下。“相公,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士兵手中的剑扬起又落下,夺走两条性命……

“我终于找到你了,华湘。”听见叶元得的呼唤,柴明湘浑身颤抖。当年对娘亲柴玉令求爱不成,狠心追杀的高官竟然就是叶元得。

她还处在震惊当中,来不及求救,就被黑衣人敲晕,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被关住了。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道身影进来,拉回她的思绪。

“叶元得,你把我绑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柴明湘从床上跳下来,沉着一张俏脸,气急败坏的问。

叶元得无视她的怒火,优雅的坐在椅子上。

“坐下。”见她站着不动,他干脆拉住她的手,强行让她坐在身边。

“放手!”她奋力挣扎,眼眸窜出火焰,瞪着他。“叶大人恐怕是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口中的柴玉令,更不是她的女儿。”

真该死!当年她害怕回想双亲惨死的情景,这些年刻意遗忘和他们的生活点滴,当然不记得娘亲曾提过叶元得这个名字。

她的记忆中,根本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