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次遭到剌客暗杀时,他早该有警觉性,想尽办法搜集证据,今日也不会落得眼睁睁看着柴明湘受苦,却不能报仇的地步。

他怨自己太粗心大意。

“真是棘手。”郑绍信叹口气。

“现在我没心思管叶元得,一切等湘儿清醒再说。”他的视线飘落在房门前,因为担忧柴明湘而无法多做思考。

“知道了。”郑绍信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顾着担心她,自己的身体也要照顾,先回房休息吧!”

李悦承不语,任由郑绍信拉着离开,回到房间梳洗,然后休息。

一睡醒,李悦承匆忙穿好衣衫,又奔到柴明湘的厢房守候。

坐在床边,他握住纤细的小手,凝视她毫无血色的容颜,缓缓的说:“湘儿,你得快点清醒过来,别让我这么担心……受伤的人该是我,而不是你……”

打从家道中落之后,他收起眼泪,咬着牙,独自走过风风雨雨。

在商场上历经打击、背叛,他都不曾感到害怕,不仅郑绍信说他冷血,连他自己也不禁心生怀疑,是不是不再懂得喜怒哀乐?

如入涵木明湘受着重伤,意识还陷入昏迷,他突然感到有可能失去她的恐惧。

现在才明白不是他失去感受情绪的能力,而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可以走入他乱心扉,牵动他时情绪,以至于变得冷血。

若失去柴明湘,他肯定又会像昔日的自己,像个没有灵魂的人度过一生。

这样的人多可悲啊!

他紧抿着唇,眼眶湿润。

“不要让我变成可悲的人……孤寂的感觉,我受够了。”沙哑的嗓音充满浓浓的恐慌,“湘儿,你不会抛下我,你会一直陪着我,不让我感到孤单,对吧?”

他伸出另一手,抚摸她的脸庞,深吸一口气,重新露出温暖的笑容。

“我会一直守着你,若睡累了,别忘记还有我,赶紧醒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离开她的身边,决心守护她,直到她清醒为止。

从这天起,李悦承一直在床边守护她,亲自替她的伤口上药,喂她吃药,细心照料。

过了三天,柴明湘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第四天的下午就清醒了。

她睁大眼,看着坐在床榻边,闭眼休憩的李悦承,忽然鼻子一酸。

他的容颜憔悴、消瘦,下颚长出细小的胡碴,原本该是整齐的衣衫变得凌乱,袖口出现皱折,模样显得颓废。

合该意气风发的他,何时变成这副落魄的样子?

她垂眼,瞧见紧紧握住她的手的大手,心酸了。

是为了照料她,他才会不顾自己的身体吧?

叹口气,她因为他而心疼。

她想坐起来,却意外惊醒李悦承,由此可知,他是时时刻刻担忧她的情况,才会不敢真正入睡。

“湘儿,你……你醒了?”他眨了眨眼,无法置信。

是他在作梦?他盼望的人儿真的醒了?

“嗯。”她点头。

“伤口还疼吗?”他关心的问。

“一点点,不过不要紧。”

“那要不要喝口水?”

她微笑,语带安抚的说:“你别紧张,我的情况很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看到她清醒,李悦承太开心,情绪一直很激昂,握住她的手还微徽发抖。

“对了,这几天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

“怎么?深受感动?”他企图用轻松的语气掩饰自己的慌张。

“当然感动。”她低下头,摸着发疼的胸口。“好庆幸可以张开眼睛,我以为……”

“不准你说这种话!”他一把将她抱住,低吼出声。“你会和我白头偕老的。”

“悦承……你说得没错,咱们会白头偕老。”她听出他的恐慌,自责不已。

“明白就好。”他恢复以往的镇定,又问:“还疼吗?”

“跟你在一起,让我忘记身上还有伤,感觉一点也不痛。”她握着他的手,感到不对劲,急忙翻过来,瞧见一道丑陋的症痕。“你的手掌怎么回事?”

第9章(2)

他缩回手,语气没有多大变化,“那天我吸入毒粉,那种粉末能够使人的意识不清,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才会用剑划破掌心。”

她的心口刺痛,可以想像当时他多么害怕自己会晕过去而无法保护她的心情。“不痛吗?”

“这么久的事情,早忘了。”看见她受伤,才让他感到痛楚。

“喏,仔细看,这道疤痕敲在生命线上,这么长的生命线,代表我可以长命百岁。”

“真的耶!悦承会长命百岁。”明白他不想让她担心,她随即扬起笑容配合他。

大手揉乱她的发丝,眼神宠溺。

“对了,叶元得还有没有派人来伤害你?”害怕她昏迷的这段期间,叶元得又派刺客暗杀他,一股恐惧揪住她的心。

“没有。”李悦承的眼神刹那间变得阴狠,“他不是傻子,不会在近期内又派人剌杀我,或许怕我会反击而不敢有所行动。”

“说的有道理。”

“你才刚醒来,别多想,应该要好好休息才对。”他放开她,站起身。

她的眼神透露出慌张一连忙拉住他的衣袖。“悦承,你想去哪儿?”

“替你倒杯茶。”她摇头,才刚经历过生死关头,太害怕见不到他了。“我不渴,你别随便离开我”

他凝视神情恐惧的她,心房隐隐作痛,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好,我不走,一直在这儿陪你。”他抱住她,轻拍她的背。

柴明湘站在书房外,敲了敲门,轻声询问,“悦承,可以进去吗?”

李悦承从书堆里抬起头,“可以。”

不一会儿,书房的门被打开。

她走进书房,瞧见他还坐在书桌后,语带好奇的问:“还在忙?”

“刚和绍信谈完事,还有些土地的卷宗得看。”

“听说叶元得不买地?”她点头,提起小童说过的消息。

“嗯,他放弃了。”

“三番两次派人来刺杀你,如此轻易的放手,感觉有些可疑。”她蹙起柳眉,好奇叶元得放弃争地的原因。

他的湘儿果然聪明。他的眸底闪过一丝精光,淡淡的扬起嘴角,“我也是这么想的,过一阵子大概就知道他的计谋。”

叶元得一再的想除掉他,然而这次却让柴明湘受伤,他不能再坐以待毙,必须全力反击。

目前他正在探听有关叶元得的事情,应该能找出重要的情资。

“你已跟林大人谈过地的事情?”

“他的态度比起之前软化许多,还主动降低价码。”一想到那夜发生的事情,她感到心慌意乱,急切的问:“他该不会又要跟叶元得联手?”

“不,这次的刺杀事件跟林大人无关。”他摇头,用笑容安抚她的恐惧。

“真的?”

“那件事全是叶元得一人所指使的。”是叶元得派去的人通风报信,林坤系并不知情。

“这么说,咱们要小心提防的就只有叶元得。”对手只有一个。她松口气。

“夜都深了,你不早点休息,跑来这儿跟我谈叶元得?”本来还担心她的伤势,如今见到她双颊红润,精神看起来不错,他才放心。

“我担心你的安全,根本没办法好好休息。”她嘟起唇,害怕他会有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