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咳,有这回事吗?”他难为情的别开脸,差点被口水呛到。

“你啊,除非有我在,否则不准你喝酒。”

他苦笑,“难不成我和人谈生意,你都要陪同?”

“不行吗?”她挑起眉头,醋劲大发。“谁知道你喝醉了会不会对其他姑跟胡来?总之,不准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喝酒。”

大手捏着她的脸颜,“就这么在意我碰其他女人?”

“悦承大爷,你若去碰其他女人,我就去抱其他男人。”

她勾起嘴角,“听起来挺公平的,对吧?”

“你说什么?”他的脸色阴沉,大手用力勾住她的腰,冷声警告,“除了找,不准你看别的男人。”

“连看都不准?好霸道。”向来冷静的李悦承因为她而吃醋耶!心情好愉快喔!她抱怨归抱怨,却暗自窃喜。

“对。”她正要闹他时,忽然一阵怪风吹来,接着好几道黑影出现,包围他们。

李悦承的神情骤然严肃,将她拉到身后保护着,盯着手持长剑的男子们。

“又是叶元得派来的?”

“呵,知道就乖乖受死。”一名黑衣男子沉声威吓。

“天啊!他不是当官的?太明目张胆了。”柴明湘愕然,小声的说。

李悦承也没料到叶元得会如此目无王法,直接派人在林坤系的府邸附近埋伏。

时机点太巧合了,难不成林坤系向叶元得通风报信?

“该死!”他怎么会没想到这点呢?李悦承暗骂自己粗心大意,即便林坤系不敢得罪他,也不该认为林坤系的身边没有叶元得的人。

黑衣男子们一起进攻,李悦承同时展开反击。

一来一往的过招,柴明湘看得心惊胆战,当敌人的剑差点刺中他时,她的心脏一缩,浑身发抖。

“怎么办?怎么办?”她急得快哭出来。

纵使李悦承的武功高强,但要护着她,还要跟这么多人对打,一直处于下风啊!

这时,她察觉其中一人似乎要从袖口拿出什么,赶紧大叫,“悦承,小心!”

李悦承一听,想先擒拿那人,岂料那人的动作更快,手一扬,白色的粉末洒向他们。

“咳……”李悦承下意识的挡在她的面前,用手遮住口鼻,无奈还是吸入大部分的粉末,脸色阴沉。

这是西岳堂的毒?!这种毒不会致命,但会让人逐渐失去意志,只能任人宰割。

“可恶!”他猛甩头,晕眩的感觉侵袭而来。

“悦承,你怎么了?别吓我。”柴明湘心急如焚的问。

他盯着她那担忧的小脸,站稳脚步。

“没事,我没事。”他要保护明湘,绝对不能倒下。

“死到临头还嘴硬。”黑衣男子们的眼神狠毒,乘机抽出小刀,朝他飞射。

李悦承的视线开始模糊,连动作也变得不灵活,看着飞刀直射而来,明知要闪开,却动不了。

“不可以……”柴明湘惊恐的大喊,用力推开面前的李悦承,小刀当下插入她的胸口,血腥味登时弥漫。

“湘儿!”李悦承大声唯哮,直接拿起剑,朝自己的掌心一割,利用刺痛强迫自己清醒,随即使劲奔过去,抱住她的身子。

好痛。她皱着眉头,眼底映入他恐惧的脸庞。

“我没事……没事……这次我真的做到保护……保护你的承……承诺了。”她呢喃,胸口传来的疼痛令她难以承受,晕厥过去。

保护他?他闭上眼,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压抑住颤抖,用力抱着她。

“我知道……知道了。”沙哑的嗓音藏不住心疼。

黑衣男子们认为是下手的好时机,正想一剑刺伤他时,一声吼叫让他们停止动作。

“是谁在那里?”是官兵Z衣男子们面面相觑,迅速离开现场。

一群官兵奔了过来,见到李悦承一身是血的抱起一名陷入昏厥的女子,步伐摇椅晃,不禁心惊。

“这不是承爷吗?快,快帮忙。”很快的,官兵们护送他们离开。

第9章(1)

“李悦承可真幸运,怎么杀都杀不死。”一间客栈的二楼,其中一间房的窗子被打开,一道嘲弄的嗓音响起。

“叶大人说得是。”手下朝站在窗户边的中年男子必恭必敬的回答。

叶元得年约四十岁,即便已是中年,依旧相貌堂堂,气质出众。

从接获李悦承去找林坤系的消息之后,立刻委托西岳堂的杀手去暗杀李悦承,而他隐身在客栈中看好戏。

突然,他的眼睛眯起。

“李悦承抱的那名女子是谁?”他的嗓音充满焦急。

“女子?”手下愣住,没想到他会问起那名女子。“近来李悦承的身边确实都有她的陪伴,也许是情人。”

情人?叶元得深吸一口气,忘不了方才惊鸿一瞥的容颜。她和他心中的女子长得太像了,难道她还活在世上?

他摇头,否认荒唐的想法。就算活着,那名女子看起来年轻,年纪不符合。

那么世上为何会有如此相像的人呢?或许……

“快去查那名女子的身分!”他紧握拳头,非要知道她是何方神圣。

厢房里,弥漫着一股由血腥味和药味混杂出的气味。

大夫先仔细的诊断柴明湘的伤口,然后看向李悦承,“必须先把她胸口的刀子拔出来,才有办法进行治疗。”

李悦承制止大夫,嗓音低哑的开口,“我来。”

一旁的郑庭儿一脸着急,“悦承哥的身体没问题吗?不是中毒了?”

“毒性已经退去了,我没事。”西岳堂的毒粉毒性不强,本来就只是要让敌人昏迷,再乘机下手杀害,所以只要毒性一过,自然解毒。

李悦承坐上床榻,凝视陷入昏迷的柴明湘,神情流露不舍。

“湘儿,很快就没事了,撑着。”大手握住她胸口上的刀柄,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急忙缩回手,深吸一口气,才又握住,毅然拔出刀子。

这举动让她痛得呻-吟出声,胸口喷出大量的鲜血,而他急忙点住她身上的穴道,帮她止血。

大夫和下人们立刻上前,忙碌的替她上药。

李悦承退到一旁,听着她的哀号声,黑眸倏地眯起,冷静的神情刹那间垮了,颓然不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人们陆续退下,而大夫也直起身子,伸手抹去脸上的汗水。

“大夫,她的伤势如何?”郑庭儿担忧的问。

“幸好没有伤及致命部位,只要细心照料、勤换药膏,很快就会好的。”

“何时才会醒来?”

“不好说,应该不会太久,请勿担心。”大夫语带安慰。

“那就好,大夫辛苦了。”郑庭儿交代下人送走大夫,转头,见到一脸呆滞的李悦承,拍了拍他的肩膀。“悦承哥,她会没事的。”

“她要没事,必须没事。”他低喃,眼眸难掩痛楚。

“悦承哥,你体内的毒才刚解,不宜太劳神,先回房休息吧!”她柔声劝。

“不,我要在这里陪湘儿。”他固执的摇头。

郑庭儿怕他会支持不住,坚持挡在他的面前,有耐性的说:“不可以,你全身都是血,想害柴姑娘醒来又被你的模样吓昏吗?如果你不好好的照顾自己,她会难过的,你舍得她难过吗?”

李悦承这才把视线移到郑庭儿的身上,神情似乎有些恍惚,低下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