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可惜,我的答案要让你失望了。”他淡笑。

“失望?”她扬起眉头,被他勾起兴趣。

“我打算拿一半的地盖学堂。”他遥望那整排的屋子,缓缓的开口。

“盖学堂?学堂怎么赚钱?难道你要开一所贵族学堂,让那些贵族子弟来上课?”她一脸困惑。

“不是。”他摇头,“我不收取任何费用,让想读书的人都可以来上课。”

她怔住,“你拿这块地做这种用途,不会太浪费了?”

这哪是京城第一富商会做的事?他想改当京城第一好人吗?

“刚才我说了,一半的地盖学堂,另一半有其他用途。目前海运还不发达,而这里位居中心,若能够疏通海运,想拿来做船的生意。例如,海盐、货物运输……总之,还在想,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听起来是不吃亏。可是我还是很好奇,怎么会想要盖学堂?”她仰起脸,不解的问。

“那是我爹的遗愿。”想起爹亲,他的眼神忧郁。

据她所知,李悦承的双亲早逝,是靠自己白手起家,打拚天下。

“你爹?”如今一想,她不曾从他口中听到有关身世的事情。

他犹豫许久,凝视她的脸庞,总算决定说出隐藏在心底的秘密。

“原本李家世世代代都在朝廷当官,直到我爹,他生性温和、不善交际,一点也不适合当官,于是中途辞官,带着我们一家子跑来扬州定居,开了一间学堂,当教书的夫子。”回想小时候的情景,他的神情变得柔和。

“他真的很善良,为了帮助贫穷子弟学习,分文未取,让他们来学堂上课,还不时救济他们。幸好之前祖先为官存了不少家产,否则照我爹的善心,我们一家子都要流落街头。从有记忆以来,我就一直在学堂长大,和大哥哥们一同读书、学习,曾以为这种书香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

柴明湘的身子僵硬,仿佛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是像方才那样温馨,紧抿嘴唇,握住他的手。

“如果能一辈子这么快乐,该有多好?偏偏天不从人愿,爹在朝为官时曾经查办了一件贪污案……上次我跟你提过的那位大娘,她也有涉入此案。”

他停顿一下,瞧见她的脸色发白。“怎么了?”

“你说的那位大娘是指柴玉令?!”

“是,你记得可真清楚。”她垂下眼,紧咬着唇,冷静下来。世上还真多巧合的事情……

“然后呢?”

“因为那件事,爹得罪不少高官,后来也没有继续查完,一时失意下,才萌生退意。即便离开官场,因为我爹而被盯上的官吏们,一获得自由便寻来扬州,找俄爹的麻烦。”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内心的怨恨。

“他们用各种理由陷害我爹,让他在镇上无法抬起头来做人,最后连学堂都被迫卖了,家一夕之间毁了。爹受不了打击而病倒,一直到病逝前,还念念不忘要我把地买回来,重新盖学堂,帮助贫困的子弟……想来真的很讽刺,曾经接受我爹帮助的那群人,一得知我们家得罪官吏,立刻闪得远远的,犹如躲避毒蛇猛兽。”

思及此,他冷笑。

第8章(2)

“失去爹,只剩下娘和我相依为命,娘的身体本来就孱弱,辛苦大半辈子,终究没等到我发达,没享半点清福就走了。”可怜他的娘亲了。

柴明湘抱住他,“你娘亲不会怪你的,看到你过得这么好,肯定以你为荣。”

“以我为荣?”这句话温暖他的心房,鼻头一酸。“但愿如此。”

“白手起家本来就很辛苦,可是我没想到你会遭遇这种家变,难怪你总是待人冷清,是害怕和人有太多的牵扯,若遭到背叛会很痛苦吧?”

李悦承抱住她的手臂一紧,讶异的开口,“你怎么会明白我……”

“我也是这样的,我爹娘同样遭到……”她瞬间住口,眼底浮现慌张。

“遭到什么?”她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世,深怕柴玉令这名字一出口,当年的祸端会再现。

“没……没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从小就失去爹娘,尝尽各种冷暖,自然也不轻易相信人。”她不可以拖累李悦承,到死都不能再提起。

“原来咱们的心情都一样。”她微笑,又问:“那跟你买这块地盖学堂有什么关系?”

“傻丫头,还听不出来吗?”瞧她呆头呆脑的样子,他忍不住笑出声,心情好多了。

“什么?”

“眼前这块地就是当年我爹买下的地。”

她恍然大悟。“原来你说非买不可的原因是这个?”

“嗯,前几年我才打听到这块地已经成为官府的管辖地,又得知刚好要释出地权,无论如何也想要买下来。”

“想完成伯父的遗愿?”

“以前我一直认为他的心愿很可笑,当出事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愿意站在我们这边,为什么他到死都还挂念着那些无法继续学习的子弟?甚至哀求我将来一定要重新盖学堂,了却他的心愿。”

他看着她,“对人好,又有什么用?换来的不过是背叛。但是时间一久,我好像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我明白他从一开始就不要求回报,纯粹想要付出。”

他失笑,“是不是很傻?为什么会有人善良到这种地步?”

她摇头,叹口气。“知道吗?这是幸福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因为不缺任何东西,连情感都得到满足了,才会有余力去关照不幸的人。你爹不只是善良的人,也是幸福的人。”

她的眼眶湿润,紧紧握住他的手。“他一定是希望你成为幸福的人,才会把这任务交给你。”

“幸福的人?”他缓慢的重复,心头的结因为她而解开。

“如果是以前,我大概也体会不出这种道理,不过喜欢上你,好像一夕之间长大了。”

小手摸着他的脸庞,“或许现在我也是幸福的人。”

他的眼神温柔,“你是,必须是幸福的人。”

“只要你在身边,我会一直幸福下去。”她微笑,“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

“谢谢。”他低下头,亲吻她的额头,心怀感激。

热闹的街道因为夜深而人烟稀少。

微风迎面吹来,李悦承昏沉的脑袋立刻清醒,瞧着身后醉得不省人事、由小童搀扶着的郑绍信,不禁摇头。

“郑大人喝太多了。”跟在李悦承身边的柴明湘一脸无奈。他是风流鬼和酒鬼的化身啊!

“小童,你扶郑大人回府。”李悦承吩咐,“我和湘儿先吹吹风,再回去。”

“是。”小童连忙带着郑绍信先行离开。

李悦承牵着柴明湘的手,在街上散步。

“嘻。”

“怎么了?”他淆着笑容灿烂的她。

“觉得你好厉害。”今晚听说李悦承和郑绍信为了买地之事欲登门拜访林坤系,她立即吵着要跟,于是三人来到林坤系的府中。

林坤系不意外他们找上门,热情的设宴招待。

酒酣耳热之际,李悦承忙不迭的谈起生意,看似不着边际的谈话,却能从林坤系的口中套出有关叶元得的事情。

若见林坤系有防备,郑绍信立即笑着劝酒,缓和气氛,两人搭配得天衣无缝,一场酒宴获得不少内幕消息。

柴明湘获益良多,太佩服李悦承。

“有什么好厉害?”他摇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