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是柴玉令的女儿,也得学习勇敢追爱-她喜欢李悦承!

一明白自己的心意,她决心要去找他。

她缓步走出郑家庄圜,岂料才踏下台阶,立刻看到李悦承迎面走来。

“承爷。”她低语,眼眶一红。

李悦承见她突然泪眼婆娑,胸口一闷,语带讶异的开口,“湘儿?”

“不该这样的,我要好好说才行,可是眼泪怎么^桂,不对、不对……”太害怕他会喜欢上庭儿,她的眼泪无法止住。

“你是怎么了?”他愣住,神色仓皇。

她红着眼眶,用力吸着鼻子。

“我……我……悦承,你不要喜欢庭儿,好不好?我好难受,所以忍不住眼泪,怎么办呢?”她泪流满面,失控的哭喊。

一回来就碰上柴明湘痛哭,他感到心慌意乱。

“湘儿,你冷静下来。”双手按住她的肩膀,他轻声安抚。

一想到这一路上他的冷漠,如今听到他喊她的名字,她更是心痛不已。

“连听到你喊湘儿,我都好想哭。对不起,我做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呜呜呜……”

她竟然以为可以不在乎李悦承,结果一出现对他有意思的女人,她的情绪当下失控了。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从没见过她这么脆弱,他蹙起眉头,心疼的问。

“不是……不对,是有人欺负我。”她先摇头,旋即又点头。

“竟然有人敢欺负她?”他的黑眸瞬间深沉,握起拳头。

“你。”她眨了眨泪眼,指着他。

俊颜一沉,以为她在胡闹,厉声喝道:“柴明湘!”

“呜呜呜……本来就是……那一夜你对我真的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她抽抽噎噎,鼓起勇气开口,“你抱我,而且还乱摸我……嘴巴……嘴巴还乱亲,然后……”

一想起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夜晚,她的身子发热,不敢看他。

瞧着她娇羞的模样,他挑起眉头,“你不是不愿意承认?”他可没忘记她否认的样子。

“你说要对我负责任,我觉得好害怕,不敢承认。我不希望你是为了责任才要娶我,这样的感情很脆弱,万一以后你喜欢上别的姑娘,怎么办?因为我,你无法得到幸福,这对你来说不公平。”她红着脸,一边说一边哭哭啼啼。

“你连问过我的意思都没有,就擅自胡思乱想。”提及此事,他的心情郁闷。

“别这么生气。”她怯怯的说。

“我能不生气?”他的情绪复杂,快被目前的状况逼疯。

她不愿提起那一夜,代表不想他负责,对他没有意思。

若是其他姑娘这么回答,他肯定一点感觉都没有,偏偏是她!

他恼怒她一点也不在乎他,更气怒自己快控制不住的心意。

该死的,仔细一想,他会这么火大,全是因为他很在意她。

扪心自问,她凭哪一点让他在意?

或许当她说出想保护他时,他的心已经沦陷了。

话,每个人都会说,但不一定会做到。

可是,她却实实在在做出保护他的举动……

刺客来的那天,她的腿明明被烫伤,连走路都困难,遇上剌客,她没有选择逃命,而是拖着脚也要奔到他的身边……

依照他生活过来的经验,人都是自私的,不曾认为有人拥有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别人的情操。

一旦面临危机,大家都是选择保护自己。

然而,柴明湘颠覆他的。想法。

当时她急着奔来的身影,焦急的神情,显示她是真心想要保护他。

对她而言,也许是一时冲动,做过就忘记的行为,却是感动他的契机。

“那天你喝醉了又不是两情相悦之下发生的事情,我不想逼你对不爱的女人负责任啊!”

她哭得好大声,“我承认在乎你,也喜欢在你的身边,但不认为用责任捆绑两人是一件好事,只好假装一点也不在意你,忘记那一夜。”

“那为什么现在想说了?”他眯起眼,好奇的问。

“因为庭儿……呜呜呜……”她双手遮脸,沮丧的垮下肩膀,“你和她看起来很登对,我应该放手,对吧?但是我的心好痛。”

“湘儿……”

“我很难过,没办法再假装不喜欢你,如果……如果什么都不说,任由你和庭儿姑娘成亲,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她会好冤枉的。

他无奈的叹口气,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手。“既然怕后悔,当初怎么不坦率呢?傻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怕是我高攀了你。”她没有能够得到他的心的自信,想逃回厢房,不料大手强硬的搂住她的腰。

“难道不想知道我的回答?”她的背部抵着他的胸膛,脸颊仿佛着火,心慌意乱。“悦承?”

“擅自否认我们发生过的事情,擅自告白又擅自拒绝我,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办?”

“我……”她转身,瞧见他严肃的神情。

“你给我听好。”他再也不会轻易的放开她。“你不说那一夜的事情,我以为你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我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女人而感到生气,你是第一个。只要提到你,我好像完全失去理智。”

她屏息,因为他的话而冷静下来。

“看到你哭,我才明白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比想像中来得重要。我多希望永远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大手抚摸她的鬓发,眼神宠溺的盯着她,“你怎么会认为要我负责会带给我不幸呢?对我而言,责任就代表那三个字。”

“那……那三个字?”她的心跳骤然失控,难以置信的凝视他。

“让我想负责的女人只有你。”他凑近她的耳边,低吟,“若是你,我甘愿被束缚。”

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不等他回答,说出心底的恐惧,“我不是大家闺秀,个性冲动,做事莽撞,而且无父无母,从小在市街长大,简而言之,就是个徐混。为了讨生活,我可以毫不在乎自尊,即便受人轻视、欺负,我也不会感到难过,脸皮厚得连我自己都受不了。在别人的眼中,我根本不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卑贱又可践踏的人,这样的我,值得你喜欢吗?”

声声句句透露出她的自卑,他的心宛如刀割,疼痛不堪。

“不要管别人怎么想,在我的眼中,你是女人,是值得我用一辈子去珍惜的女人。”

大手挑起她的下颚,他的神情认真。“看轻自己,等于看轻喜欢你的我。永远别再说出那些话,好吗?”

“可是我……”他的唇贴上她的,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大手紧紧搂住她的腰,急切的吻住她红艳的嘴唇,舌头恣意的与丁香小舌交缠,霸道的汲取她的甜美。

她吓坏了,想要退开,却反而被抱得更紧,一再被他吻得头晕目眩。

“现在还想要拒绝我吗?”他放开她,瞧着她红通通的小脸。

她怎么有办法拒绝他?当庭儿出现时,她以为要失去他而心痛不已,再也无法离开他。

柴明湘喘息不止,缓缓的摇头。

李悦承勾起嘴角,抱住她。“这样才是我的好湘儿。”

李悦承一走进厢房,便将柴明湘推上床榻。

“承爷?”她惊呼一声,神色慌张。

“湘儿,我想要你。”大手脱掉她的衣衫,扯开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