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悦承?李悦承!你在做什么?

她的尖叫犹在耳畔,他的身上仿佛还残留她的气味,双手更是忘不了柔软的触感。

他一喝醉就会乱抱人,做出不符合礼节的行为,可是心里明白能让他如此失控的唯有柴明湘。

他不仅抱她,双手还不受控制的恣意在她的身上探索,甚至……他看向床铺,那显眼的落红使得胸口一紧。

他的神情凝重,立刻下床,飞快的穿上衣衫,走出房间。

“承爷,这么快就醒啦?”小童本来想去叫醒他,提醒今日要上路,没想到走出房间就碰上他。

“有没有看到柴掌柜?”他低声询问。

“柴掌柜?喔!刚才还看到她跟小二有说有笑,听说承爷要带她一起走?”他一语不发,直接走下楼,找寻柴明湘的身影。

好不容易,他在后院找到正在替花浇水的她。

“楔啊,主人我得暂时离开客栈,要乖乖长大,不要太想我喔!”她心情愉悦,哼着歌曲。

李悦承来到她的身后,一把握住她的手。

“是谁?”她转头,眼底映入那张俊颜,昨晚的画面一一浮现脑海,脸颊不禁绯红。

“湘儿。”她的身子一僵,随即压抑内心的慌张,嘻笑的说:“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咱们的悦承大爷。”

“为什么不说一句话就走了?”

“我不是在这里?”

“我是说昨夜。”

“昨夜啊!昨夜睡得好吗?会不会头疼?我叫小二送解酒汤到房里。”她急忙缩回手,摆明要落跑。

大手再次握住小手,直接将她拉入他的怀里。“昨晚的事情,我记得一清二楚。”

他是喝醉了,但抱她的感觉是这么清晰,不可能忘记。

他说的话揪住她的心,身子不由得轻颤,眼睛蒙上一层忧愁。虽然他喝醉酒,但做出该对她负起责任的行为。

可是她思量许久,决定忘记昨夜。

打从亲眼目睹双亲被杀,听到害娘亲惹祸上身的原因,加上独自讨生活之后,她明白世上没有永恒,不论亲情、友情或爱情,统统都一样。

与其害怕情感变质,不如一开始就别拥有。

她情愿抱着自己最爱的钱,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也不要陷入名为爱情的深渊。

何况,她在意的男子还是如此高高在上的人。

李悦承会这么说,代表他想要负责,可是他的身边不乏美丽的女子献殷勤。

此刻让他负责,成为他的女人,若以后他喜欢上别的女人,她该怎么办?

到头来,受伤的人还是她。

或许是在市井打滚许久,她并不认为女人嫁人就是幸福,否则当初不会逃离石家。

昨夜不过是个意外,既然不是两情相悦,她才不想逼他娶不爱的女人。

他不需要对她负责,而她也只要从他的身上学得赚钱的方式,坐拥金山银山,过得逍遥自在就行。

“为什么不说话?”听到温柔的声音,柴明湘的心犹如被人狠狠的砍了一刀,眼泪仿佛就要夺眶而出,但她咬着唇,硬逼回去。

“有什么好说?”她深吸一口气,抬起脸,挤出笑容。“昨天我看你喝醉了,扶着你上床休息,你一直嚷着要脱衣服给我看,是我百般阻止才没让你丢尽颜面,我可是为了你着想才不说。”

李悦承的脸色阴沉,盯着她的笑容,心口抽痛。“柴明湘,你当我是傻子?床上可是有证据的。”

昨夜的画面一直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更难以忘怀抱住她时的悸动。光是回想,他便心猿意马,无法克制对她的意念。

糟糕!她太急着想撇清关系,却忘了收拾证据。她倒抽一口气,眼神慌乱。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她已经下定决心不放感情。

想否认到底?那她说过的话总不会忘了吧?

“你说要跟我走。”

她扯动嘴角,“嗯,我说过。我想要和你一起去看地,学习你做生意的方式。”

“你说要跟我走,纯粹是想要和我学做生意?”他的眼神阴鹫,沉声的问。

她的目的只有这个?只是想从他的身上捞得好处,才说出这句话?

不……若她真心想攀上他就会承认,如今却否认,意思很明显。

她对他毫不在意!

她察觉他的神情冷峻,慌张的别开眼,故作轻松的开口,“对啊!能跟在你的身边做生意,是多好的机会。嘿,你已经答应我了,不可以反悔喔!”

李悦承第一次感到心痛,大手攫住她的下颚,凝视她。“再问一次,昨夜真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她闭上眼,淡淡的说:“对,没有发生任何事。”

“好,没有发生,没有。”他紧绷着脸,对她满腔的热切一下子冰冻,不看她一眼,拂袖离开。

他的冷漠登时打击她的心,原本坚强的神情因为他离开,立刻瓦解。

这是她要的结果,为何会心痛到想哭呢?

她无力的蹲在花圃旁边,眼眶蓄满泪水。

她是为了他好,不相爱就不该在一起。

第7章(1)

马蹄踏过,尘土飞扬。

经过一路奔波,他们终于抵达郑绍信的庄园。

柴明湘跃下马背,瞧着跟在身后的李悦承,心情郁闷。

三天前,如愿让他答应带她一起走,离开黄堂客栈时,还跟小二大唱十八相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简直毁坏形象。

踏上路途之后,。他们选择以马代步,一路上没有交谈,气氛尴尬。

即使他待她冷漠,却还记得让她在前面,自己跟在后头,保护她的安全。

她感动,好几次都想打破沉默,可是一对上他冷淡的眼眸,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心儿隐隐作痛。

起初,她以为李悦承是因她的拒绝而恼怒,但时间一久,他依旧没有消气,持续和她冷战,让她百般不解。

照理来说,能够不必对不喜欢的姑娘负责任,应该要开心啊!

为什么他会一直生气?难道她有说什么刺伤他男性尊严的话?

她苦恼半天,仍然无解。

她跟着李悦承来到郑绍信的庄园,一入内便受到热情的款待,本来是想藉由丰盛的晚膳忘却烦忧,没料到会出现一个令她嫉妒的人物。

“悦承哥。”李悦承抬起头,见到可人儿,露出温柔的笑容。“庭儿,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

名为庭儿的女子娇柔一笑,连忙凑近他的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

“悦承哥还会夸人啊?好害羞喔!这么多年不见,想念我吗?”

“想念。”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爱撒娇。

“我也想念悦承哥。”她的出现让柴明湘的脸色丕变,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心脏紧缩,很疼。

一向待人冷淡的李悦承竟然会主动对一个姑娘示好?由此可见,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晚膳结束后,他留下她一人,与庭儿去附近的湖畔散步。

当他的身边出现美丽的女子相伴时,柴明湘觉得自己的世界似乎要崩坏了。

原以为她可以默默的守在他的身边,渴求他的一点温暖就满足,但郑庭儿的出现让她明白,李悦承对她很重要,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他娶别的女人……她的脑海浮现娘亲的脸孔,忽然明白当时娘亲毅然逃出皇宫的决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