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来没有主动去注意一个人,但遇上柴明湘,本来熟悉的一切都变了。

他猜想,或许是从柴明湘的身上见到以前的自己,才会不自觉的注意她。

当她滑稽的跳入湖水后,仿佛也跳入他的心湖……他因为她的冲动而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她的满不在乎而感到愤怒,却因为她纯真的笑容而心跳加速……不知不觉中,他开始注意她,情绪还被她牵着走。

“呃……我可以问你问题吗?”

他别开眼,“问。”

对她的莫名情绪让他慌张,讨厌无法掌控的感觉。

“那名刺客是为了那块地来的吧!郑大人说很多人想抢那块地,而且会不择手段去抢,你这么有名,理当会成为目标,明知这么危险,你还是不想放弃?”

“不想。”他勾起嘴角,“这么多人争那块地,不就代表那块地背后的利益十分惊人?倘若害怕危险而放弃,以后恐怕会后悔。”

“也对,如果是我,也会后悔。”

“半途而废从来不是我的行事作风。”他停顿一下,勾起嘴角。“还不快记下。”

“记什么?”

“你不是想知道致富之道?我难得愿意透露,不赶快记下,还发呆?”

“是,小女子好感动喔!”她夸张的说,双手合十,一副感激的模样。

“胡闹。”他失笑。

第5章(2)

她吐了吐舌头,认真的问:“你买下那块地想做什么?”

他眯起眼,“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小气鬼!她嘟唇。“不说就算了。哪时候出发?”

出发代表要离开客栈,也就是没办法再见到她……思及此,他蹙起眉头。

“还不确定吗?”她再问。

他看着她的腿,“等你的腿伤好了,我也差不多要离开。”

她腿上的烫伤还得等上一阵子才会完全复原……他必须在这段期间弄清楚对她的异样情愫,也许是从没碰过像她这样古怪的女子,一时无法适应,等时间一久,他总会习惯,到时候就不会因为她而困扰。

“喔!”原来如此。她垂下眼睑,脑子想的全是该如何缠上他。

她得趁这段日子赶紧把酒酿好,一定要让他答应带她一起去谈生意。

“很晚了,早点休息。”他站起身,看了她一眼,才走出房间。

柴明湘想着自己的计画,没有察觉他若有所思的眼神。

柴明湘的双手捧着一个坛子,正是特地为李悦承酿制的月色酒。

“有什么话对我说?”李悦承坐在椅子上,瞧着走入房间后,神色紧张的她。

“明天你不是要出发了?我想替你饯行。”她走上前,一屁股坐在他的身旁,耸耸肩膀。

那张白净的脸庞上的笑容如此灿烂,令他的胸口一闷。

当她素着一张脸进来时,他大感安慰,以为她终于愿意在他的面前做回自己,因为他的话对她有影响力而感到沾沾自喜,谁知却是为了饯行而来。

他要离开,她就这么高兴,还要替他饯行?

李悦承脸色一沉,眼底闪过一丝怒意。

原来她巴不得他赶紧离开啊!

之前还口口声声嚷着他是救命恩人,是仰慕的大人物,一得知他要离开客栈,她开心得跟什么一样,只差没乐得飞上天了。

柴明湘这丫头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她果然是生来惹怒他的。

“不用。”他冷淡的回绝。

“啊?”柴明湘察觉他的冷漠,胸口像是被石头砸中,呼吸困难。

打从她的腿烫伤之后,李悦承待她极好,偶尔还会和她有说有笑,还以为他将她当作朋友,岂料现在又用冷淡的态度对她,她都不晓得如何是好。

仔细想想,这阵子她太放肆自己沉醉在他的温柔中,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替她上药,,听着他用冷清的嗓音叮咛她别太累,不知不觉依赖起他,太得寸进尺,忘记他是高高在上的人,而自己不过是一名身分卑微的女子。

“我打扰到你了?”她的表情不安,不像以往那般大剌剌的样子,怯怯的问。

本来想点头,赶她出去,然而见到她胆怯的模样,他心一软。“没有,我只是心情不太好。”

“不是觉得我烦?”他暗自叹气,语气坚定,“不是。”

没有觉得她烦,只是在气她少根筋,看不出他讨厌提起“离别”两字,还大动作的想为他饯行。

她的毫不在乎,对比他的过度在意,显得自己愚蠢。

“那饯行还可以继续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随你。”他承认拒绝不了她可怜兮兮的样子。

她一听,笑逐颜开,连忙将手中的酒坛放在桌子上,神秘兮兮的说:“悦承大爷,为了你,我可是特别酿造好酒喔!”

“你会酿酒?”他挑了挑眉头,没想到她还有这个才能。

“对。”她急忙打开坛盖,一股浓厚的酒香飘散出来,当下露出诡异的笑容。“有没有很期待?想不想赶快尝看看?”

“浅尝几口倒行。”

“少罗唆,这可是特别为你酿的,你不喝光光,太对不起我啦!”他得喝醉,她才有把戏可耍啊!

“难道这几天你是为了酿酒才忙得不见踪影?”

“嘿嘿,没错。”

他说等她腿伤一好就会离开,所以她赶在烫伤痊愈前酿好月色酒,决心要利用酒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阵子你不但救我,还帮我好多忙,你不是喜欢酒吗?我想来想去,当然要送你喜欢的东西。”她立刻倒了一杯酒,递给他。

“今晚尽情喝个痛快。”

“我说过……”不等他说完,她将酒杯凑近他的唇边。

“看在我辛苦酿制的份上,赶快喝啦!”她眨眨眼,嘟起唇,柔声撒娇。

从反见过她如此温柔,倒是软化他的坚持,不禁任由她喂着喝酒。

浓烈的香气窜入鼻腔,液体溜入喉咙,他眯起眼,感到惊艳。

这酒的口感滑顺、温和,不仅味道甘甜,嘴中还残留一股花香。

“这酒叫什么?”

“月色酒。以黄酒为基底,一边煮酒一边加入百花的蜜汁,之后再加入桂肉粉增加香气。”

她微笑,“当然,酿制的过程没有像说的这么简单,其中的比例得靠经验去调配,总之,酿制这坛酒可不容易。”她还为此烫伤腿呢!

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眸,她顿时心跳加速。

“怎么了?不好喝吗?”白净的小脸通红,急忙别开眼。

她越来越没办法冷静的面对他,时常因为一个眼神就会紧张,心脏狂跳失序。

“不,好喝,真的很好喝。”他赞叹,主动倒了酒,一饮而尽。

她松口气,又问:“那为什么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我觉得这酒好像在哪里喝过。”

她皱着眉头,板起脸。“不可能,这是我全新酿造,酒味也是自行研发,绝对不会有雷同。”

“我的意思不是味道相同,而是感觉很熟悉,很像一个人会酿的酒。”见她不悦的噘嘴,他不慌不忙的安抚。

“很像谁?”

“一位大娘,她的名字叫做柴玉令,酿得一手好酒,小时候爹亲曾经向她买过酒,我好奇酒的味道,所以偷喝过。”

他没注意她的脸色刷白,自顾自的说:“她酿的酒不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