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比起嫁人,她更想赚大钱啊!

“嘿嘿,悦承大爷,准备接招吧!”她拍掌,盯着坛内色泽美丽的酒,笑容满面。

此酒是以糯米、竹叶和桃花为基底酿造出的黄酒,目前味道已逐渐成熟,加热后滋味会更温醇。

她来到厨房,拿出从酒坛自起的酒,用柴火烧煮,过一段时间再加入花蜜,味道又会完全不同了。

“咳咳……”她一边烧柴,一边煮酒,模样专心。

这时,厨房的门被打开。

“柴掌柜,有……”小二突然现身。

因为完全没有防备,柴明湘吓一跳,拿着热酒正要装入坛里的手一抖,滚烫的酒液洒到她的小腿上。

“哇,烫烫烫烫……唔,好烫啊!”她哀号大叫,布料紧贴着小腿皮肤,灼热感一再传来。

“哎呀!柴掌柜,赶紧冲水啊!”小二立刻跑向装满清水的桶子,用勺子舀出水,冲向她被烫伤的小腿。

冰凉的水暂时舒缓她的痛苦,恢复精神。“呼,可以了,我没关系,回房擦点药就行了。小二,客栈有事吗?”

“你不是说只要有关承爷的事情都要及时向你回报吗?那位郑大人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两名姑娘,现在正在承爷的房里。”小二说道。

“是吗?”柴明湘立刻起身,忍着腿痛。“我一定要打听出他们到底在谈什么生意。”

“柴掌柜,你的腿还痛着,不先擦药吗?”

“不痛、不痛。”她敷衍的挥手。

柴明湘端着茶水,跳着回到客栈的大厅。

小二见到她,不禁好奇的问:“你要进去?”

她点头,“不进去,怎么听到他们的谈话?”笨。

“可你的腿不要紧吗?”

“我刚才上药了。”她在准备茶水时,顺便擦药了。

“好吧!”小二知道她固执,即便说破嘴,她也不会理他,只能任由她去。

第4章(1)

柴明湘缓慢的走上楼,来到兰竹房门口,深吸一口气后,才伸手敲门。

“送茶来罗!”

“进来。”听到熟悉的嗓音,她才推开门。

一迈入房间,映入眼帘的画面让她不自觉的心烦意乱。

郑绍信一手抱着一位美丽的女子,脸还埋入她的颈项,动作亲密,瞧他的模样,肯定是风流公子。

她对郑绍信不熟,没道理因为他而心烦,那么罪魁祸首就是李悦承?

李悦承一如往常的优雅,俊颜始终没有表情,手臂却让一位姑娘挽得好紧。

那位姑娘长相漂亮,神情掩饰不住对李悦承的仰慕,纤细的身子不时朝他靠近……虽然他没有像郑绍信一样大方的搂住美人,但也没有拒绝她的投怀送抱。

她忍不住冷哼一声,表情难看。

这声音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包括李悦承。

“呃……我送茶来。”她尴尬的笑了笑,对上李悦承的眼眸,瞧见他眼底的戏谵,火气又上来。

不只小气,还好色,我真是看错你了,坏悦承、色悦承……她暗自低咒。

想到自己为他酿酒,小腿还被烫伤,她的心情糟透了。

虽然酿酒是想要收买他的心,好让她套出致富之道,但也因为他喜欢酒,她才会重新去酿造啊!与其说收买,不如说是想让他开心。

“承爷啊,那块地可不只你觊觎,很多人都抢着要,里面不乏有高官,你确定还是要争?”郑绍信看了柴明湘一眼,继续喝着酒。

“你以为我找你是想叙旧?”李悦承淡淡的说,喝着柴明湘端过来的茶水。“只要有你的帮忙,我相信那块地不会太难取得。”

“啧,果然是李悦承,该利用就利用,毫不手软。”郑绍信摇头,“好,兄弟都开口了,岂能不帮?不过我刚才说了,很多人为了抢地会不择手段,你这京城首富就是大目标,只要干掉你,事情就成功一半。”

“你是怕有人对我不利?”

“对,最近要小心,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郑绍信一边说话一边亲吻身边姑娘的脸颊。

李悦承会有危险?柴明湘倒茶水的手当下一抖,茶水溅到桌面。

“是吗?”李悦承的语气没有多大起伏。

她气恼的抬起头,瞪着一脸冷静的他。有人想杀他耶!为什么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就算他仗着武功好,不害怕,也要考虑关心他的人的心情啊!

她多担心……等等!她张大眼,因为自己的想法而呆住。她关心李悦承?

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又是仰慕已久的首富,担心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为何这种担心多了害怕?

害怕他受伤,恐惧他的安全……她紧抿着唇,不明白自己复杂的心情。

“哎,这酒凉了,你出去时,顺便温一温。”坐在李悦承身边的女子指着酒瓶,朝柴明湘说道。

柴明湘盯着那双纤细的手在李悦承的身上恣意移动,俏脸一垮。他衣服底下的身材多健硕、结实……可恶!她都没摸过,那女人凭什么摸得这么爽快?

而且他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也没挥开那女人的手,摆明很享受。

思及此,一抹酸味窜入她的心头。

哼!她担心这色魔做什么?

反正他受伤,身边还有美人伺候,说不定还可以使出苦肉计,让女人心疼,就此爱上他……呸呸呸,什么烂戏码?

“是。”她扬起虚伪的笑容,拿起酒瓶,打算离开这充满胭脂味的厢房,同时暗忖,管你会不会危险,知道你的目的就好啦!买地嘛……

走出房间的她,没有注意到李悦承炽热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她的身上。

柴明湘走下楼,来到后院,拿着酒瓶要去温热。

春天的夜晚有些凉,让她不禁抖了下肩膀。

后院的花朵盛开,飘出浓烈的花香,香气萦绕在她的鼻腔,稍微消除烦躁的情绪。

“啊!奇怪耶!那女人的手干嘛一直摸着他?”她哀号,忍不住把心中的怨恨倾扎而出。

原来心情烦闷的理由是这个。

此时,一道嗓音响起……“脚怎么了?”

她吓一跳,猛地转头,赫然瞧见李悦承站在身后。

“你……你走路……走路干嘛不出声?”这男人是仗着武功好,走路不出声,想要吓死她啊?

她拍了拍胸口,顺口气。

“你不在房里享受软玉温香,跑到后院做什么?该不会美人太热情,难以消受,才跑来吹风?”她的语气揶揄中带着醋意。

李悦承显然没有听她说话,沉声的问:“脚怎么了?”

这位悦承大爷真的很唯我独尊,只问自己想问的,完全不在乎她!她恼怒的瞪着他,不悦的开口,“被热酒烫到啦!”

“擦药了没?”他的视线不曾离开过她的腿。

“当然,我可是很爱惜自己的。人已经长得不漂亮,连皮肤都烫烂,有谁敢娶我?”

李悦承眯起眼,冷哼一声。爱惜自己?那之前他救她是救假的罗?俊颜一沉,“既然腿受伤,不回房休息,愣在这里做什么?”

她拿起手中的酒瓶晃一晃,“大美人说要温酒啊!”

“不用温了,他们等一下就要回去。”

“是吗?”她耸耸肩膀,“那就不去罗!”

“回房歇着。”她摇头,“我可是掌柜,时候还早,得回前头去忙。”

“交给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