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顿时,她的胸口一热,不自觉的凝望着他。本来还因为被他拒绝而感到生气呢!现在突然来个英雄救美……

“好吧!我就大发慈悲,不气你了。”她勾起嘴角,双手叉腰。

“气谁啊?”小二忽然出现在她的身旁,好奇的问。

她吓一跳,转头看着他,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

“你是鬼喔!走路都没脚步声,是想吓死我,接手客栈,是不是?”这臭小二果然肖想她的职位很久了。

小二的双手捣住耳朵,哇哇大叫,“冤枉啊!明明就是你在发呆,还怪到我的头上?死没良心柴掌柜、无情冷酷柴掌柜、恶毒心肠柴掌柜……”他的表情夸张,气死她了。

“闭嘴!”她急着想封住他的嘴巴,扑过去拉住他,大声喊道:“臭小二、笨小二……”头顶一道阴影罩下来,让她骤然住口。

“感情真好。”清冷的嗓音撂下这么一句。

她立刻松开小二,身子僵硬。

“呃……”唉,为什么现在一面对他,她就会这么紧张?她怎么了?

眨了眨眼睛,她迅速低下头,仿佛多看那张俊颜一眼,心脏会跳出喉咙。

李悦承的眼底闪过一丝戏谵,“我要上楼了。”他们正好挡在楼梯前面。

“喔!请。”柴明湘急忙让路,看着他的背影,呼出一口气。

“掌柜,你的表情有点怪耶!”

“哪里怪?”

“脸很红,额头又冒汗……受寒罗?”

她伸出手,摸着额头。“没有受寒,我只是有点紧张。”

“你也会紧张?”小二瞪大眼,以为她天不怕、地不怕。

“嗯……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她竟然会因为一个人而紧张到心跳加速?

感觉太诡异了。“小二,这里交给你,我有事要处理。”她决定去找李悦承,弄清楚自己不正常的原因。

像一阵风冲上楼,看见李悦承的背影,她正要停下脚步,他却突然转过身子,害她一头撞上他的胸膛。

“啊!”她尖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第2章(2)

李悦承怔愣一下,瞧见她狼狈的模样,不禁失笑,俯身盯着她,缓缓的开口,“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一手抚着额头,柴明湘不解的问:“什么目的?”

“为了捡钱,荒唐的坠落湖里;受人欺负,让我看不过去而插手;现在又一头撞上我……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还是想要谋害我?”

“我……我……”她的情绪激动,跳起来的同时,直接撞上他的下颚,看见他的脸色阴沉,愣愣的改口,“看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对不起、对不起。”

李悦承叹口气,一手抚着微红的下颚,一手推开房门,懒得和她说话。

她急着进入房间,顺手关上门,凑近他的身旁,讨好的说:“恩公,如果很疼,我去拿药过来。”

“不用。”他有预感,即便擦好了药,下次也会因为她而受伤。

顿时,他皱起眉头,头皮发麻。

他一向不多管闲事,却一再救了她,这实在是奇怪的现象。

“恩公,别这样啦!咱们的关系还需要客气吗?”

关系?他眯起眼,忙不迭的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将她扯入怀里,盯着被黑炭糟蹋的小脸。

“恩……恩公?”她的呼吸困难,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心跳加速。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三番两次救我,这种情分非比寻常呢!”她佯装冷静,笑嘻嘻的说:“不是吗?”

“是,真是非比寻常。”他扬起嘴角,发现这丫头的脸皮无敌厚,无论他说什么,她都可以笑笑的朦混过去。“我怎么会救你这种只为赚钱,连性命都不顾的人?”

他们是如此靠近,她感到不自在,飞快的推开他的胸膛。

“由此可见,你是大好人啊M我一样热血心肠。”她眨了眨眼。

呵……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大手一松,他冷冷的瞧着她。“一下子公子,一下子恩公,你到底想喊什么?”

“你很在意我喊什么?”

“在意?”他皱着眉头。

哼,他可是李悦承,多少人急于巴结他,而她呢?她高兴就喊恩公,不开心就喊公子,显然不将他放在心上,他只是讨厌这种感觉。

发现他的俊颜阴沉,她急忙摆手。“当我没说。”

她搔了搔头,“那我统一称呼好了。”

“随你。”他竟然因为她而心情变得恶劣?真是不可思议的现象。

柴明湘思考许久,终于决定好了。

“我们的情分这么特别,就别再拘束啦!”她清了清喉咙,拍掌。

“悦……悦承,悦承,哇,越念越顺口。”李悦承猛地抬起头,瞪着她纯真的笑容,听着清亮的嗓音喊着他的名字,心头窜入一股怪异的情愫。

从来没有一个女子敢如此亲昵的喊他……她自得其乐,口中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就像孩子一样天真。

“柴明湘。”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她挺直腰。

“是,我是柴明湘,柴明湘在这里。”他没有忘记她的名字耶!她好感动。

她呆呆的神情逗得他笑了。罢了,随她去吧!

“你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

“喔!我想来……”弄清楚为何会对你脸红心跳。她看着他,登时说不出口,尴尬的别开视线。

他听到这种问题,会不会吓到逃跑?啧,这可不行。在从他身上套出致富之道前,她可要牢牢的抓住他。

“悦承啊!”她缓下口吻,“上次我提的事情,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

她喊得可真顺口。他斜睨她一眼,果断的回答,“不要。”

厚!她皱着眉头,努力挤出笑容。

“别这样嘛!教我几招致富的方法就好……拜托啦!做人不可以太小气,身为首富,要有宽大的度量。”盯着他的腹部,她的脑中浮现他结实的胸膛,脸颊绯红。

“虽然看起来没办法撑船,但应该要学习一下当宰相,才不会被说小气。”她是想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吗?为什么她可以用如此平静的语调说出让人失笑的话?

“乱七八糟。”

“不管是乱七八糟,还是胡说八道,总之,你懂我的意思就好,身为京城首富,不可以独乐乐,也要众乐乐啊!拯救贫穷的小老百姓可是一大义举,如果你教我几招,我肯定会把你当神……我没有咒你的意思。”她瞥见他阴狠的眼神,赶紧摆手。

“我对拯救贫穷的柴明湘没兴趣。”

“悦承爷……爷爷爷……别这么狠心!”她嘟起红唇,哀哀叫,只差没有抱住他的大腿。

他伸出一手,用力抹脸,被她搞得心神不宁。

柴明湘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怪胎?说话颠三倒四,做事莽莽撞撞,眼中只看得钱……完全不像一位正常的姑娘。

“专长。”他的头好痛,缓缓的挤出话,“没有钱的人只能靠着专长发大财,想想你的专长是什么,别老是为了小钱而不顾自己的安危,看起来很愚蠢。”

“愚蠢?”她皱着眉头,喉咙涌上一股苦涩。

“你以为我为何要出手帮你?纯粹看不过去。为了讨客人的欢心,甚至连青楼女子那一套都搬出来,用这种方式赚钱,看起来很悲惨。”他不用看也知道她的脸色难看,但不吐不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