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国潮1980 > 第461章 三六九等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国潮1980 热门小说吧()”查找最新章节!

人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那就是请教自有丰富经验的人,或者说是自己心目里的能人。

正如孙策临终叮嘱弟弟孙权的话一样,内事不决可问张昭,外事不决可问周瑜。

宁卫民无论遇到了什么事儿,兹要想不明白,他当然就得去请教自己的师父康术德了。

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穿越到这一世的一种依赖本能。

也是孤儿身世能够得到抚慰的一种精神慰藉。

是一种幸福。

所以因为选址的问题,他也就烦恼了两三天,就毫不犹豫的扔下身段儿了。

当然,有求于人就必得有所表示啊。

何况老爷子头两天还发作了他一把。

抱怨他不给买酒喝呢。

于是这次,宁卫民就打了电话,托糖业烟酒公司的黄新源从他们内部渠道,搞点“南黄陈绍”送给老爷子。

说实话,如今高品质的南黄酒已经不似过去那么少见了。

因为自打1981年起,京城对外埠开放酒水市场之后,各路酒厂就纷纷携带自家好酒进京开拓市场。

而且最近也是赶巧了,即墨黄酒厂的厂长携带本厂的老酒进京四处活动,正在大宴宾客,四处送礼,为自己的产品做推广。

还没等宁卫民琢磨好,到底该不该把广告上的地址换地方,如果换又该换到哪儿去。

时间就到了边家大喜的日子。

这个年头,由于生活条件所限,还有旧日风俗使然。

京城百姓的红事儿、白事儿很少在外面的饭馆儿举办。

流水席还是最主要的形式,于是大杂院便经常成为举行婚礼和设宴的场所。

还别看大杂院住户多,小房林立,院内非常拥挤,似乎办喜事相当不便。

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

因为真到了有某户人家办喜事儿的时候,一个院儿里的邻居们,无不会为这户人家着想,也都一起跟着紧着忙和。

没有人会安心待在一边看热闹的,其尽心尽力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为自己家里办事。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年头没人三天两头的老搬家。

每天进出院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们,心里打着的谱儿,都是彼此要互相守望一辈子的。

今日帮人就是明天帮己啊,那还能不实心实意的帮忙吗?

甚至平时哪怕积攒下什么龃龉、矛盾,往往都会借助这样的日子付之一笑,无形化解。

这就是当年解决邻里隔阂的最佳契机。

像1980年10月1日,扇儿胡同的2号院,边家办的这场婚礼就是如此。

作为邻居,罗家、米家和康术德、宁卫民不但都送了礼。

而且是打从国庆节前头几天,便帮着边家张罗忙乎起来了。

大家是各展其能啊。

比如说罗家,刚得的大孙子可还没出月科呢。

这年头产假又少,按规定最多才给产妇十五天。

本身这一家子为了这大孙子和大儿媳妇的身子骨儿忙得不亦乐乎。

可考虑到边家亲戚少,边大妈的为难处。

罗家大儿媳妇还是痛快应承下来,替边家当这个“娶亲太太”。

区里糕点厂上班的罗师傅更是带着大儿子一起动手,借用厂里的烘炉,烤制出了五十斤“龙凤喜饼”。

作为贺礼送给边家。

这可给边家全家喜坏了,因为既添了喜兴,也实用啊。

作为回礼馈赠亲友再合适不过了。

边大爷受了礼物直说,“哎哟,真是辛苦您喽。这可是市面上已经找不着的东西了,没想到孩子能有这个福气。有您这‘正明斋’的手艺给戳着,那不但体面、提气、喜兴,也是京城独一份啊。承您的盛情,我替俩孩子多谢您了。”

罗师傅则哈哈一笑,“您别跟我客气啊。不说咱们这么多年了,应当应份。就按老话说,货卖识家。这年头,也就您还看得上我点手艺啦。您兹要满意,我做着着就高兴。说实话,老不做这东西了,也是难得过回瘾哪。”

米家也一样,米婶儿不但帮着边大妈给边建军两口子缝了四铺四盖。

还利用副食店上班的优势,帮着边家用最实惠的价钱张罗了一系列的鸡鸭鱼肉米面糖油。罗师傅则哈哈一笑,“您别跟我客气啊。不说咱们这么多年了,应当应份。就按老话说,货卖识家。这年头,也就您还看得上我点手艺啦。您兹要满意,我做着着就高兴。说实话,老不做这东西了,也是难得过回瘾哪。”

罗师傅则哈哈一笑,“您别跟我客气啊。不说咱们这么多年了,应当应份。就按老话说,货卖识家。这年头,也就您还看得上我点手艺啦。您兹要满意,我做着着就高兴。说实话,老不做这东西了,也是难得过回瘾哪。”

米家也一样,米婶儿不但帮着边大妈给边建军两口子缝了四铺四盖。

还利用副食店上班的优势,帮着边家用最实惠的价钱张罗了一系列的鸡鸭鱼肉米面糖油。

米家也一样,米婶儿不但帮着边大妈给边建军两口子缝了四铺四盖。

还利用副食店上班的优势,帮着边家用最实惠的价钱张罗了一系列的鸡鸭鱼肉米面糖油。

光猪肉就给弄了半扇子来,暂时这些东西还都能存在副食店的冰库里,那才真是省了大事儿呢。

而宁卫民也做了一个小小的牺牲,把自家的小厨房腾了出来。

他和康术德这两天就不动火了,这房就专门给边家专门存放瓜果蔬菜各类杂物了。

开席那天,这小房也可当做专门沏茶倒水的茶房摊儿来用。

至于至关重要的厨师,则是康术德出面请的老朋友,在门框胡同的“瑞宾楼”干了多半辈子的刘师傅。

这位刘师傅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不但已经退休,而且派头可真不小。

结婚前一天,刘师傅带着俩徒弟来做准备工作,老京城人管这叫“落定”。

他那俩徒弟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一个挑着两个木箱子,另一个背着个大包袱。

老头儿前面大摇大摆走了,俩徒弟老实头一样,亦步亦趋后头跟着。

到了这儿,打开这些东西再一看。

箱子里面不但装着做饭用的锅,还有碗、盘、勺等餐具,全都是一整套一整套的家伙。

包袱里则是刀具,就更讲究了。

一把切菜刀,一把羊脸子刀,一把小刀。

羊脸子是斜的,剔肉使的。

小刀就是切菜什么,切佐料使的。

此外还有一个铁勺子,一个笊篱,把儿都长,还都是枣木把儿的。

枣木把儿硬啊,经烧,扛火,而且因为岁月的浸染,已经油亮油亮的,红的就像烧着的火。

就这些家什,一看就透着专业。

随后,就由这两个徒弟开始在院里砌炉灶、备菜等。

一位年轻的师傅砌灶非常麻利,不一会便在院中砌成两座炉灶。

备菜的师傅也非常利索,开始了准备工作,切肉,剁馅儿。

然后俩人一个收拾鱼和鸡鸭,另一个就起架油锅,炸丸子。

什么样的丸子过油到七成,什么样的丸子过油到五成,到六成,有的三成熟就得起灶,过油的成熟都不一样。

共2页/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