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134章 陛下难道就不内疚不自责外加自省一下吗?(补第四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唐第一世家 热门小说吧()”查找最新章节!

程处弼有些懵逼地看着这位性格十分实在的二哥,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看到了二哥大手一指。“这都到了饭点,怎么能拿茶水待客,太不像话。”

“四位你们且安坐,我去让厨房上酒上菜,咱们老程家,可不能怠慢了客人。”

“这,这多不好意思,我等……”长官仪等人有些受宠若惊地道。

程处弼被二哥这话提醒也省过了神来,毕竟自己跟这帮子读书人聊天也觉得有点困难。

但是好歹这些人若是通过老程家举荐而入仕,那么他们就算是卢国公府一系。

既然如此,自然就要提前搞好关系才是。大佬爷们搞关系最好是在酒桌上搞。

就像自己跟柴家还有刘家以及军神伯伯的儿子关系之所以飞速升温,还不是因为喝酒喝出来的。

过去自己在乡镇卫生院,跟领导的关系一开始也是太过腼腆。

最后也同样是通过在酒桌上称兄道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想通此节的程处弼朝着二哥心悦诚服地一礼,目送着二哥神采飞扬的大步而去。

转过了脸来,朝着这四位受宠若惊的乡贡举子露齿一笑。

“诸位,我二哥说得对,我们程家有个规矩,既然登门,那便是我们程家的客人,若是到了饭点不留客。”

“这话若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卢国公府怠慢各位。”

四位乡贡举子,听到了这样暖心的话语,差点鼻梁一酸落下了泪来。

没想到,原来那在朝中恶名远扬的卢国公家的儿郎们都是那样的热情好客,心地善良。

看来,有些时候,耳朵听到的未必就是真的,只能说流言害人。

看到四人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坐下,程处弼继续拿出主人翁的派头,跟这四个聊了起来。

不大会的功夫,四人就看到了一帮子膘肥体壮的程府家丁提着食盒,抬着酒坛子步入了屋内。

二哥毫不客气地也霸占了一张案几,指点头那些奇香扑鼻,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佳肴道。

“来来来,四位举子你们可要好好的品尝品尝这名震长安的程府家宴。”

“这里的美味佳肴,在长安城,你们除了能够在程家酒楼尝到类似的之外,在其他地方肯定尝不到。”

“还有这我们老程家的秘制三勒浆,不但不醉人,而且还养人……”

程处弼笑眯眯地看着二哥唾沫星子横飞地在那里频频自夸,看到了那四位举子频频对着案几上的菜肴频频深呼吸。

一股骄傲不禁由然而升,端起了跟前那已经倒满的程府秘制三勒浆。

“来来来,四位,咱们今日虽然是初次见面,既然如此,为了加深一下印象,第一杯干了。”

程处弼话音刚落,当即脖子一仰,一杯三勒浆全倒进了喉咙,那股子熟悉的味道,再一次充溢了五感。

半天,程处弼才打个哆嗦般地吐了口酒气,唔……果然,好久不喝自家的酒,居然有点不太习惯了都。

那四位乡贡举子看到程家二公子与三公子亲自作陪,先干为敬。

他们怎么也要客随主便,纷纷仰起了脖子,之后,四张脸皱成了四朵残菊,半天才劫后余生的吐了口酒气。

寒门出身,家贫而很少饮酒的辛茂将眼泪都差点滴了出来。

就看到他表情十分复杂地看着跟前那见底的空杯,半天,这才朝着程处弼恭敬地一礼。

“在下第一次知晓,一杯酒足可尽述人生五味杂陈,实在是妙哉,多谢二位公子赐饮。”

程处弼看着这位一杯酒喝出人生五味的乡贡举子,不禁心生怜悯,就听到了耳边传来了二哥的低语。

“那小子不会是暗讽咱们老程家的酒吧?要不要愚兄把他拿下!”

程处弼一脸黑线地朝着二哥悄悄摆手。“二哥莫要胡来,那人应该是出自真心。”

一旁的上官仪没有想到这辛茂将比自己还会看眼色,自然不甘示弱地道。

“对对对,这酒入口艰难可是之后,回味棉长,如那琴瑟,余音当可绕梁三匝。”

任雅相与那吴江寿虽然喝得生不如死,可是这个时候自然也不甘人后,纷纷对老程家的秘制三勒浆大唱赞歌。

直接就让程家老二和老三不禁喜动颜色,神采飞扬。

吃着程家的腊味,还有今天制作的精心烹饪的藤椒鸡,还有红烧肉,吃得这四位几乎停不下筷子。

三杯程府秘制三勒浆下肚,这四位总算是放松了许多,五杯下肚已经能够淡笑自若。

等到七八杯的时候,四位乡贡举子,只剩下了高大魁梧的任雅相还在独立支撑。

就在这当口,程处弼看到了大哥程处默堪堪出现在了屋外。

大哥程处默看到了屋内的狼藉,还有那口歪眼斜的任雅相,不禁朝着两位弟弟怒瞪了一眼。

“你们两个混蛋,吃家宴为何不等为兄,这位兄弟,来来来,程某晚倒一步,先干为敬。”

哐哐哐,三杯下肚,任雅相揉了揉眼睛珠子,看了一眼跟前的程处默,又扫了一眼坐在旁边乐得吡牙咧嘴的程处亮。

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不可能,我还没醉。”

“不错,兄弟,有点酒量来来来,咱们一回生二回熟,干了!”

任雅相仅仅在程家老三的手底下支撑到第三回合,直接一头栽倒。

不得不壮烈地倒在了恶名远扬的程府家宴上。

#####

二哥程处亮呵呵一乐,赶紧招呼大哥蹲过来喝酒吃肉。

“大哥快坐过来吧,谁让你回府来得这么晚,这几位兄弟人都不错。

虽然酒量不咋的,但是喝酒都很痛快,是条汉子。”

大哥程处默惋惜地看着已经倒下去的任雅相,将他的脸从菜盆上挪开,这才一屁股坐到了程处亮身边道。

“唉,今日正好有公务,想早一点溜掉都不成,真是晦气,来来来,干了。”

程处弼当然不能放任这四位瘫倒在此,赶紧叫来了程亮等人,让他们将这四位乡贡举子抬到客房去好好休息。

想了想又叮嘱了程亮几句,这才回到了屋子里边,跟正在自相残杀的大哥二哥进入下一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