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热门小说吧()”查找最新章节!

连匈奴这种外人都能有所耳闻的事,那其他人那里,自是就更是不用提了。

而他们的第一反应,便是不信。

开什么玩笑?

在这种情况下还出来乱晃,而且还跑到了三辅,这这京畿之地。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不过转念一想。

那可不是寻常人。

那是天吴!

太后寿宴送终钟、大朝会上送太子人头的主。

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

再加上这消息传的有鼻子有眼,乍一听还真像那么回事。

因而本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

听到此消息者,便纷纷将其上报,等着他们上面的人做主、拿主意。

如早先所说的一样。

很多人都不希望当前世界之中,有这么妖孽的存在。同样也有不少人,对隐藏在白礼手中的秘密感兴趣。

因而……

“查清楚……这消息的真假,以及……又是谁放出来的?”

京城,黄天教的一处据点之中。

第一方的方主马元义,在听完了手续人的汇报之后,默然的片刻,继而对着手下吩咐道:“若查明消息是真的……那就让下面人,将手头的事都放下。

把人都撒出去,务必要找到……那天吴,也就是那位白二公子的踪迹!”

“是,”手下人应了一声,继而迟疑道:“那方主,之前原定在一日后对那位县主的行动,您看……”

“暂且终止,”马元义沉吟了一下之后,继而眯着眼道:“这自京城到龙城,一路还长着呢。人想杀,随时可以杀。退一步说,就算是和亲成功,大周和匈奴真勾搭上了又如何?

最多也不过是能为这大周多续上几年命,该崩溃还是要崩溃的。

但那白家的二公子则不然。

若被其缩回幽州,到时候,想在动他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要是万一其就此狠下心来,在幽州苟他一个十年八年。以他的天资,未必不能突破天人,成就通玄。

而当今天下,一位通玄武者……”

接下来的话,马元义没有说。不过手下人也已然明了。因而便直接应是,而后转身离去。

目送手下人就这么离去,坐于厅中的马元义不由再一次陷入默然,良久,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看了一眼那运功才显现的,玄奥的符文。

眼中闪过万千。

有有留恋,有纠结,恐惧……还有希望。

“天人寿三百,唯黄天独甲子!若那河图洛书之说是真的的话,若能得到,我马元义,未必熬不过这九死一生的甲子大劫!

不,我一定要得到!

慧儿年纪尚轻,还需要我在其后,为其遮风挡雨!我不会死,也不能死!”

不提马元义这边,心中如何打着自己的算盘。

其他听到消息的诸多势力,也同样心有灵犀,皆先后作出了类似的决定。

因而很快,这京城乃至整个三辅之地,都因此而再次暗潮涌动起来。

至于说那和亲之人,这个时候哪还有人有这个闲心去理会她啊。

如同之前韩松所预料的一样,那早之前,还炙手可热,火热异常,引多方黑手所谋算的宗室之女,竟直接便变的无人问津起来。

为此一时间,还真是让护卫在其左右的人,多少还有点不太习惯。

与此同时,另一边。

在经过数日的奔波,白礼也终于带着人到达了京城。

整个京城几乎都传遍了的事,白礼自然不可能视若罔闻。

而在听闻此消息之时,白礼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来京之事,这外人是如何知晓的?

难不成是身边的人里面出了叛徒?

不过转念一想,白礼便否认了这个念头。

毕竟要白礼身边真有人选择背叛的话,白礼所要面对的,就不是铺天盖地,似是而非的传言了。

而是高手围杀,重重围困。

然现在,只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流出。

这倒有些像是打草惊蛇,或是……树上开花,借局布势!

“看来,这是有人想借着我的明义,搞事情啊。有想法。不过……我这名号虽不值钱,可也不是任由随便来一个人,就能随便借的!”

一处天门地户在京城的据点之中,在听完了手下人的汇报之后,白礼沉吟了片刻,轻笑了笑之后,继而吩咐:“去查一下,这消息究竟是从何而来?以及……又有多少人,想参与进去!”

“是。”

白二应声而走。

而眼见白二离开,一旁的长孙无忌迟疑了一下之后,终于开口道:“公子,现明显有人想借势布局,而且多有可能是朝廷。这个时候妄动,实属不智之举。

不如先退去,待日后,局势明朗了,再有所动作,也不迟。”

正所谓千金之子不坐于危堂。

身为一个谋士,长孙无忌本就不希望自家的主公,和那冲阵的莽夫一样,行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只不过白礼这边坚持,他这才放任、跟随白礼……到了京城之中。

然而在到了京城之后,却发现情况有变。

于是不由再次开口,希望白礼能够回心转意。

“好了,无忌,”而面对长孙无忌的好意,白礼也不由安抚道:“我心里有数。若真的不对,到时候,我自会放弃。

行了,天色也不早了。早些安歇吧,明日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呢。”

不提京中的白礼,心中在打什么算盘。

由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走,刺杀的事,基本上就算是过去了。

接下来,需要韩松他们所要忙的,便是就是如何尽可能的,借着之前他们所放出的消息,削弱那些和朝廷敌对的势力的力量了。

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件事情还需要韩松他们完成。

那就是证明,他们之前并没有无的放矢。

白礼这人,真的在三辅之地出现过。

要不然其他人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因为一空穴来风的消息,就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让下面的人都仔细些,万不可出什么差池。”韩松面无表情地对着手下人吩咐道:“到时候若是因为他们的缘故,使本指挥使的计划,都全盘落空的话……本指挥使保证,绝对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是!”